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宋朝第一赘婿 > 至《阳谋》阶段…… 作者:京城浪子厚脸皮

至《阳谋》阶段…… 作者:京城浪子厚脸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至《阳谋》阶段,各方势力极其倾向性分析报告,附今后发展展望
  赘婿走到“阳谋”这一章,第一个争议性剧情出现,各种关于剧情方面的讨论层出不穷。高人们各抒己见争论不休,既然如此,我也借着这个风抬举一下自己,把我自己对于本次阳谋的分析报告拿出来,博大家一笑。以下正文。
  分析态势,首先要分清现在的各方面势力都有哪些。总体来看有八个,1.苏家,2.乌家,3.薛家及各小家族,4.江宁织造局,5.内务府(皇家采买办+岁币办),6.江宁知府衙门,7.康王府,8.地方清流。总体来说,有关单位是这八个。
  了解了这个基础,下一步分析皇商大会前,各方的关系。
  1.苏家:目标是否锁定乌家未知,但可知已有一个可以确定的敌人并确认敌人已上钩。
  2.乌家:目标已锁定苏家,并成功窃取了苏家的研究成功(虽然是劣质),并经过检验,认为不使用该成果,己方无法获得皇商地位,所以决定利用赃物夺取皇商。
  3.薛家及各小家族,均对皇商有期待,但是期待不大,轻度敌视苏家,窥伺乌家,且互相窥伺,也就是说,谁有漏洞咬谁。
  4.织造局:与各家关系都还说得过去,略微偏向乌家,可能因为乌家砸钱更多,也可能有其他原因。但只能说略微偏向,因为即使乌家争皇商,也要拿出真正可以压倒其他各家的布(所以他们才会去偷配方而不是直接用自家的布,苏家把自己的布宣传的太好了),而非像如今的暗箱操作一样拿出差不多看得过眼的布就可以,由此可见,织造局只是“略微”偏向乌家(暗中调一调亮布的顺序),甚至可以说,织造局中的某个派系略微偏向乌家。
  5.内务府:如今保持中立,皇商会议之后可能已被廖掌柜打点过几个关键人物(别说什么打点过了当时就要提要求当时就定下来这种话,那太想当然了。真正的打点,一笔一笔钱送上去,那边收了,自然就等着你开口求事了,你不求事人家反而不踏实。所以,等到需要发动的时候临时再送一笔小孝敬然后开口求个落井下石,不需要发动的话也临时送一笔小孝敬随便求个其他的举手之劳,是否落井下石打击乌家,全在苏家掌握中)。至于廖掌柜的打点是否已经到位已经稳妥,按文中檀儿的淡定程度,应该已经稳妥,而以廖掌柜多年的跑关系的经验,办砸了的可能性也不大。
  6.知府衙门:基本保持中立,陈二一事乌家占得先手,不知提前布置了多久,打苏家一个措手不及。不过苏家也在不长的时间内做活了,让陈二招认出他是被买凶杀人,至于幕后真凶未知,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个“他也不知道”很正常,至于事后是否在继续追查,未知。由此可以看出,在知府衙门中,两家力量的对比,还算是势均力敌,可能苏家略占下风,但也仅仅是“略”占而且加上乌家的先手而已。这次皇商事件,反过来是苏家占了一个多月的先手布置,谁在知府衙门里略占上风未知。
  7.康王府:略偏向苏家(宁毅是康王府世子师),且皇商事件尤其是皇商确定的当晚,康王世子和公主基本全程跟随(仔细看新时代一章,宁毅下楼后,瞪了大家一眼然后跟着跑出去的两个跟班和小厮眼熟不),这也许是个伏笔。
  8.各方清流:提到各方清流,主要是要说康老。康老是驸马,当世大儒,但是别忘了他的另一个身份,他和他夫人周萱一起,打理着大量的“生意”,虽然不涉政界,但是在“皇室”中,其影响力不小(注意引号)。此人领袖各方清流,其倾向略微偏向苏家,虽然很难让其和宁毅配合做坏事,但是令其“秉公”“直言”,还是轻而易举的,尤其是这种事涉皇家的案件。
  好了,分析完了各方势力的针对性和倾向性,下面做进一步的分析,下面分析的,就是如果没有宁毅或者说老太公、檀儿、宁毅的这次合力布局,苏家会如何。
  如果没有这次布局,毫无疑问,因为布料褪色,苏家无力竞争皇商,又因为苏伯庸的瘫痪无力掌控大局,苏家大房实力大减,在于二房三房的内斗中落入下风。或许老太爷会弃卒保帅收回大房的权力,或许老太爷会死撑大房(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无论如何,苏家一番内斗不可避免。这时,外界乌家由一流布商晋级江宁唯一的顶级布商,未免苏家事后报复,一定会对苏家进行一定程度的压制,而苏家自身因为内斗和皇商落空消耗的资金,难免会进入防守状态,薛家和其他小家族跟在乌家后面分吃苏家丢弃的市场,同时一起打压苏家以获取更多的利益,至此,苏家由当初与乌家薛家并立的一流,被打回二流的结果基本成为必然。这种结果,应该是苏家无法接受的,起码老太公和苏檀儿无法接受,这时宁毅出现了,三人携手布局翻盘。
  具体如何布局这里不详细讨论(实际上我还有几个关键点没有想透彻,不敢讨论),下一步分析一下,截止到新时代后,各方的倾向性(省去重复的)。
  1.苏家:敌对目标锁定乌家,全部(或者是部分)攻击性武器指向乌家。
  2.乌家:已成为皇商,并已借助此优势开始开辟新市场,同时本地内坐等苏家内讧即开始攻击,但此时发现布开始褪色。
  3.薛家及各小家族:试探性攻击已开始,但是绝大部分家族仍在坐等苏家内讧。
  4.织造局:与乌家亲密度略有上升(皇商嘛),但是立场依然不变。
  在此之后,就是宁毅的摊牌了,也是争论的焦点所在。下面分析一下,如果不摊牌,结果如何。不摊牌,就是十日后乌家向织造局申请延期。而此时苏家最大的杀手,就是让乌家延期都申请不下来。为何?只需要在乌家申请后,用苏家在织造局的关系网,在织造局内放出乌家的布开始褪色了的消息,这么大的事谁敢贸然决定,必然会要求查验货物是否真的褪色,乌家如果承认褪色还好说,织造局上书请失察之罪并说明经过,罪过不算太大,然后苏家在京城的布置发动,乌家处于极度被动状态,但还有断尾求生的可能,即使求生也会元气大伤,损伤的部分被苏家薛家和其余小家族吃掉,因为苏家占先手,所以吃掉的比较多。如果乌家不承认褪色呢?搪塞过去?好吧,即使真的骗了织造局,但是织造局的领导心中不可能没有疑虑,别忘了,皇商大会已经过去一个来月了,乌家当初献上去的样布还在织造局或者内务府备案呢,再等几天一查验就知道了。真到那个时候,乌家在贡品上以次充好并且试图掩盖的论调就坐实了,你乌家一介商贾,还差点把织造局的领导拐带进欺君之罪的大案里,织造局的领导在上书请罪的同时,不把乌家的“罪行”添油加醋才怪,结果如何,不言而喻。这仅仅是苏家最简单的一记手段,是打击面最小的一个方法,这里仅是举例,如果想扩大打击面,有更多的方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