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宋朝第一赘婿 > 杀熊的方式 三 作者:飞月

杀熊的方式 三 作者:飞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飞月心语】杀熊的方式(3)-檀儿的人格魅力
  唉…五堂网路课同时要求考试,紧急工作又无早晚之分的催命,完全打乱了飞月的写贴计画,这几天连更新都不见得有时间看,今早上好容易放假了,上来一看,我了个去,感觉香蕉平时更新没有那麼快的啊,怎麼一下子就完结了呢?这事情都说得比那小白花还白了,我还能写啥?泪…ing
  不多话,下面带来第三篇;(这下子必须玩命了,今天争取直接写完,管他超过多少字……真是三藕浮碧池。)
  ***********
  上篇完结时我们已经看过寧毅定计的部分,今天飞月要带大家来看,这个看起来不甚高明的阳谋,真正能以成功的关键人物,苏檀儿;并这个女人闪显出来深刻的人格-具体实化在她那,无与伦比的领袖魅力上。
  许多时候,我们必须承认,香蕉是个非常闷骚的作者,因為他常常不会把真正的意图正而八经的写出来;这次的皇商事件也是如此,真正被某蕉放上台面的,是那个前期看似无智无知,后期轻声细语,就王八之气乱射无敌的主角立桓;读者如我们,许多人只注意到了立桓这个计策是如何的无耻,厚黑又痛快;却忘了一个真正关键的思路;為甚麼这样一个明彻如水,毫无机巧的反算计能大获成功?其实整个真要说,苏檀儿才是真正让人惧怕的原因;可这原因,这个人,因為在立桓精彩的表现下,完全被隐藏了;虽然这样说,却不能否认,其实正是有了檀儿先前的数年努力,才能真正造就了后来立桓成功的基石。
  我们照例,先看看檀儿在整个事件,父亲被刺杀前,到底為了这次的皇商作了多少事前的预备。
  (这些的记录很乱,香蕉的写法是如同拼图式的,需要读的很细致的人,才能发现全貌,唉…飞月在不是自夸,只是性格使然的阅读习惯,加之我很无聊的时候,会不停重看我喜欢的书一样,就如,月关的回明已经被飞月看过不下三百遍,现在正在往400+前进ing…扯远了,我们还是回来说檀儿才是正经。)
  ***********
  1.她暗中成立了一个小作坊,除了真正心腹是不可能进去的,连事先知道结果都很难,(是的,席同学不在其内。)这个作坊,就是专门研究皇商的新布的,而这个作坊,成立的时间至少三年以上;
  2.她花了极多的钱,可说是大房所有在不伤根本性运作下的所有流动性资金,尽全力投入织机的改造,以期接下皇商后,能有足够快速的產能来应付皇家的需要。
  3.训练三个女婢进入并了解整个流程,陪养人才,為整个皇商计画可能的变局作预备,可对家人,特别是二房三房的人,一面来说,绝对是守密的,再者,却是和善亲切,心中却如明镜一样的了解每个人的情形…
  这样作的方式有甚麼可怕之处吗?事实上,很难说的清楚,正确来说,人生道路上总是有许多的变局,真正厉害的人需要知道怎样处理危机的时刻,而,苏檀儿的作法,正是在最早的时候,就积蓄力量,以求一击成功,达到自己的目的,
  现在,让我们一点点的来看一些细节:
  ***********
  关于小作坊:
  檀儿对小作坊的一切操作是,“不透明,不公开,不张扬”的三不施政方针,蕉大有明确写到,檀儿在书中现在是十九岁,也就是说,在这个作坊成立的时候,她只有不到十六岁,(因為一定超过了三年的研究与开发,中间不停的尝试不同的染色可能性。)这本身是个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一个不满十六的小女孩,已经对之后整个的未来十年,有了明确的计画。对此,非常明显的,父亲苏伯庸年轻时一定是个极得下人之心的有能人,檀儿虽然与之不亲近,但行事风格也与他如出一彻,厚待下人;她放在这个小作坊里的人,全是真正可靠的心腹,
  具体我们可以知道,就是早期成立的时候,真正关心的人必然不会多,因為,皇商当时在眾人来看,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檀儿去争,是因為她没有选择;原因在上文中已经说过,但她还是隐忍了下来,整个这个作坊的工人连同负责的两个老掌柜也忍了下来,没有声张,没有叫屈;就算后来研究出了极好色调的布,也没有张扬的到处宣传,只是埋头作事,心中热切盼望檀儿真正因為得到皇商后掌权,扬眉吐气的那一天。
  所以,就算苏伯庸被意外刺杀,整个大房虽表面乱了起来,但这个小作坊却没有乱,仍然照表操课,该怎样就怎样。直到,这个作坊本身发现了致命的问题…布退色了,这个色调配方不用长久使用…檀儿才病倒了,彻底的失去了希望。
  但请我们注意,就算在在布的退色之后,檀儿要求所有工人封口不说,照后来真相大白的结果反推,这个工坊的所有人真的没有多口半句;檀儿要求找出原因试图解决,虽然他们也知道可能性极小,还是尽力实验;再到后来的配方被盗而失,(虽然是计谋)直到年会被击倒,还需生生等待近两个半月…整个过程,皇商事件至少长达近六个月的时间,真相一直不能洩漏…这件事情,究竟有多难?
  这里飞月所说的一切,香蕉最开始,还只在夜话时,让檀儿自己轻淡的提了两句,这两句如今看来,心中真有若惊雷响动;因為檀儿这里的管理手法,完全是孙子兵法中的“令民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畏危也。”的最境界;要知道,企业主若能让自己说出的话语,作出的决定,不论在任何时候都有对跟从者,绝对说服听命的控制力,这必然是在以往的过程中,体惜下人的心声,而且一切的关键性决定都证明是正确的,才有可能有后来的危机中,这样的表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