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新书第五伦王莽刘秀 > 第275章 天无二日

第275章 天无二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吾等果然中计了,从南方武都郡传来消息,说颍川昆阳一役,王邑全军覆没,绿林大胜,更始尚在!如今已派兵攻汉中,将入武关了!”
  
  “我早知冯衍此人之言不可信!”
  
  方望只恨众人被冯衍花言巧语所骗,加上该死的卢芳偏偏被匈奴扶持称帝,逼得他们也不得不如此,反而乘了第五伦心意。
  
  不过他先前请隗嚣“斩冯敬通”,其实只是故意说出来吓唬,希望能威逼冯衍,让他交待出第五伦真正目的。
  
  但冯衍知道陇右已是骑虎难下,现在只怕还得赶着与第五伦搞好关系,怎敢杀他?遂一口咬定他们也是误信谣言:“定是王邑王寻等新室残党的虚张声势,故意传谣。”
  
  假新闻!
  
  这种假传消息愚弄舆情,王莽过去是经常干的,比如廉丹、王匡成昌大败,传回来后,王莽将其说成是大捷,又令东方槛车传送数人,言“樊崇等皆行大戮”,以安关中人心,可三番五次这样,王师剿匪十万,败退洛阳,连小民也知其诈。
  
  第五伦的目标已经达成,冯衍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只用继续笼着袖子,心里笑着看对方头疼,心中可得意了。
  
  “明公妙计,而我纵横睥睨,如今已不再是阴谋,而是阳谋了!”
  
  ……
  
  “反正此事尚未传出去,不如就让刘婴退位如何?我与南阳舂陵刘氏有故,可去向更始皇帝解释。”
  
  隗嚣已然焦头烂额,底下人也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安众将军刘隆为首,他是南阳人,与刘伯升、刘文叔有故交,所以偏向共尊更始皇帝,同时对陇右扶持的傻子皇帝并无半分尊重。
  
  “解释?吾等拥立正统,何须向僭位者解释!”
  
  话音刚落,就被老刘歆一顿好骂:“刘元伯,汝也是汉室宗亲,汝祖父曾为了元统皇帝举兵击莽,失败被族灭,汝竟敢直呼皇帝名号,此乃大不敬!”
  
  又道:“应该去帝号的,是那所谓更始皇帝,舂陵侯不过是长沙王偏远支系,小宗而已,血缘疏远,焉敢僭居九五。”
  
  刘歆已经将刘婴视为自己晚年弥补错误的最后指望,力挺于他:“元统皇帝即位,负天子剑南面而立,定年号,又召集陇右一十六姓与会,且告于宗庙,天地民皆已知晓,若是骤然废立,陇右辅汉举义,便成了笑话!”
  
  确实,不止是他们的所谓“复汉事业”,从刘歆到隗氏,都将为关陇之人所笑,这个集团的政治前景,将毁于一旦。
  
  隗崔是糙汉子,莽游侠,最惧被人说怂,一拍案几道:“刘公说得好!都是皇帝,他绿林立得,我陇右就立不得?分明能做策立元勋,何必赶着去舔荆楚人臭脚?”
  
  元成以来,对外战事基本停了,六郡子弟在京师越来越不好混,他们早就憋了口气,岂能再让关东人骑到头上。
  
  但隗嚣颇为担心:“天无二日,尊无二上,更始是汉帝,吾等的元统皇帝也是汉帝,现在是汉汉不两立,两汉必有一战啊!”
  
  方望倒是想明白了,摇头道:“上将军、如今天上,可不止有两个太阳。绿林所立之汉,且称之为绿汉,加上卢芳之胡汉,吾等之西汉,已是三日并立。”
  
  且胡汉近而绿汉远,更始的责问交兵起码是明年的事,但与卢芳的竞争,却迫在眉睫啊!
  
  “而这,就是第五伦的目的!”
  
  方望认为自己已经识破了第五伦的诡计:“第五伦自持逐莽第一功臣,不愿意投降更始,沦为边缘,任人宰割。”
  
  他摇着蒲扇道:“但第五伦又怕陇右遵从更始,让他腹背受敌,于是才令冯衍使诈传谣,令陇右速立元统,如此一来吾等与南阳再无联手可能,第五伦就能在中渔翁得利。“
  
  “但第五伦却忘了,他就夹在两帝之中,且常安乃帝都,人人欲得,如若更始遣将入关,挨打的还是第五伦!”
  
  方望捋须道:“吾等不妨将计就计,以元统皇帝之名,号召河西并州尊王攘夷,共抗匈奴及胡汉,积蓄兵马粮秣,南图益州。至于东方,且给第五伦一三公之号,就让他挡在关中!”
  
  事到如今,这是最好的办法了,隗嚣遂召来冯衍,再问他第五伦的态度。
  
  冯衍知道事情成了,心中大喜,遂指天发誓:“天无二日,在第五将军心中,只有‘元统’一位皇帝!”
  
  ……
  
  刘歆给刘婴挑的年号是元统,以明其正统地位,而短短数日内,这“西汉”小朝廷的台子也飞快搭建起来。
  
  “新制已废,当复用汉制。”
  
  在制度问题上,新朝按照古礼设置的四辅三公四将当然是要推翻打倒踩上一万只脚,绝不能采用,刘歆帮王莽将官制改得面目全非,现在却要统统改回去了。
  
  但问题是,汉朝的皇帝也喜欢改官制,这版本应该回档到什么时候?
  
  有来投靠隗嚣的关中大儒提议,应该回溯到汉哀帝时,矫枉必须过正,既然王莽是坏的,那王莽反对的,就是好的!
  
  这不是在公然打刘歆脸么?他也是哀帝朝被贬斥的一员,于是遂道:“哀帝之政亦颇为不明,前汉之亡,实亡于成哀也!”
  
  又赞道:“汉之治世,莫过于中宗时。政教明,法令行,边境安,四夷清,单于款塞,天下殷富,百姓康乐,其治过于文景!”
  
  刘歆和他的父亲刘向,最汉宣帝时的“王霸道杂”,父子俩对这位皇帝的评价,比已在民间被视为圣人一般的文帝还高。
  
  于是“西汉”的官制,便以宣帝时三公九卿为模板,因为三公不够分,又效汉初故事,加了太傅、太师、太保三上公。
  
  隗嚣为大司马大将军,隗崔为御史大夫,刘歆自为太傅,杨广为太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