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似他如玉生烟 > 第164章 前篇

第164章 前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蒋慧凡真想告诉谢柔,她口中的无辜小男孩,可是把她口中心机颇多的渣男,摁在地上摩擦又摩擦,踩在脚底下针对的。
  
      这样一个耍心眼溜到起飞的人,居然会被叫做小男生?
  
      蒋慧凡沉默了。
  
      谢柔又道:“小蒋,他很好管,又有钱,人傻钱多的男人现在已经不多了,好好把握。”
  
      蒋慧凡:“……”
  
      蒋慧凡解释道:“妈,做生意的,哪里有傻的?他只不过是让你看到他想让你看到的一面罢了。”
  
      谢柔认真的说:“聪明是一回事,愿意在你面前傻又是另外一回事。后者是诚意。小蒋,一个男人对你真心不真心,看他愿不愿意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给你就成。一个傻到掏心掏肺的,就是好男人了。”
  
      她其实也不是被曲渡哄得团团转,只是那天曲渡带着她去门口散步时,两个人路过一家中餐店,他脱口而出一句:“小蒋喜欢地三鲜和锅包肉。”
  
      看似只是非常普通的一句话,但是是得多放在心上,才会下意识的提起的都是对方的事情?
  
      谢柔就是在那一会儿,对曲渡刮目相待的。
  
      “另外,曲贺阳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真的就这么不方便跟妈说?”
  
      蒋慧凡也就只好如实道:“有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现在得看他那边怎么处理了。”
  
      “愿意原谅他?”
  
      “毕竟我跟他这婚姻,更像是买卖。”蒋慧凡说,“谈都谈完了,哪里有反悔的道理,您说是不是?”
  
      “买卖都还有黄了的呢,结婚怎么就不可以后悔?”谢柔劝道,“不用那么讲诚信的,自己过得好就行了,管人家那么多做什么。他睡人家姑娘的时候,怎么不替你着想,你甩他符合人之常情。”
  
      蒋慧凡被逗笑了。
  
      “好像有点道理。”
  
      谢柔笑了笑,“遇到个好男人不容易,千万别错过了。合不合适,也不是嘴上一句话说说的,总之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还是可以处一处试试。”
  
      “妈,你想得好洒脱。”
  
      “但是我过得不洒脱啊。”谢柔弯着嘴角,“正是因为我这辈子都牵挂着你父亲,就像是被拴着一样,太累了,所以不希望你走我的老路。”
  
      蒋慧凡突然想听,谢柔口中的关于他们的故事。是不是,会跟蒋国攀所说的有些不同?
  
      “妈,你跟爸,怎么好上的?”
  
      谢柔微微一顿,然后有些恍惚的说:“我跟他啊,可巧合了。”
  
      ……
  
      谢柔这辈子,身体虚得慌。
  
      打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得三天两头上医院。关键身体不好,偏偏生出了欲望比较强的性子。
  
      在父母担心的眼神中她开玩笑说:“你们给我找个男人呗,冲冲喜,或许就好了。”
  
      蒋国攀就这么来到了他们谢家。
  
      谢柔看见他的第一眼,眼神都直了,这禁欲的风格这标致的长相,真让她有些口干舌燥的。
  
      蒋国攀乐意伺候她,也不会嫌她吵,唯一一点,从他进来时就告诉她:“我会照顾你,但是我不会娶你,我要娶的,是我以后心爱的女人。不会是你。”
  
      谢柔眼睛瞪得滚圆,心道:你都进了我谢家的门了,你以为你还逃的了么?我身体是不行,可是我撩汉子的本事可不是盖的。你要不从,那我只好睡服你了。
  
      她身子虚,但病娇美。
  
      谢柔从此以后,就没有好好穿过衣服。
  
      毕竟都在青春的躁动期,不出谢柔所料,蒋国攀的视线,偶尔会在自己的大长腿,或者雪白的胸脯略过。
  
      但她没来得及得意多久,就被灌了一桶冷血。
  
      蒋国攀能被她吸引,当然也能被其他女人吸引。
  
      一次放学,她看见蒋国攀和一个女人手牵着手出现在操场,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羞涩,周围充满了恋爱的气息。
  
      谢柔觉得自己被绿了。
  
      绿得让她发疯。
  
      所以她当着女人的面,挽上了蒋国攀,还不经意的理了理他的衣领,“今天怎么不等我一起回家?”
  
      又笑着看着面前的女人,“你同学?”
  
      女同学哪里看不出她跟他的关系,哆嗦着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蒋国攀脸色难看,却态度坚决的说:“我喜欢她。”
  
      “你不要忘了,你是我的男人。”谢柔脸色也冷下来。
  
      蒋国攀语气也不好,说:“我不喜欢你,我不会娶你。谢小姐,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谢柔被气得全身发抖,逆反心理更是上来了。只要她想,从来就没有她得不到的男人,她不觉得蒋国攀会是个例外。
  
      所以,她给蒋国攀下了药,药性使然,他只能苦苦哀求她。谢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服软,笑了:“蒋哥,你看,是你求我的,以后不准再找其他人。不然,我会生气的。”
  
      蒋国攀打底是这个时候拒绝不了,嘶哑着嗓子说:“好。”
  
      谢柔之所以知道疯狂,是因为她隔天就发烧了,烧到昏了过去。
  
      醒过来时,蒋国攀就在她身边待着。他的脸上有几分疏离,开口说的话,也都是关于她身体方面的原因。对于那一晚的事情,谁都闭口不提。
  
      只不过蒋国攀,再也没有跟那个女孩儿见过面。
  
      男女之间那点事情,有过第一次,那么第二次第三次,来的就比较简单了。蒋国攀没有再跟以前那么激烈的反对。
  
      谢柔以为,她拿下蒋国攀了。
  
      可不是吗?就连她提在一起,他也没有再拒绝过。
  
      只是一个午夜梦回时,她却听见他在喊一个陌生的名字。她直接这是那个女生的名字,结果怎么着,一打听,居然还真是那个姑娘。
  
      谢柔有些心塞,却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只是经常性提起结婚。她每次都会认真的打量蒋国攀,发现重要她提起,他总会回避。
  
      她觉得大概是因为那个女生,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想得到的,就一定会得到。谢柔开始不吃避孕药,最后也如她所愿,在毕业以后,顺利的怀上了孩子。
  
      只是这个孩子的到来,并没有得到别人的祝福。
  
      谢柔不在意这些,起码作为孩子的亲生父亲,蒋国攀的态度应该不会跟外人一样,那么冷漠恶劣。
  
      她打算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论父母怎么劝阻,她都不打算改变主意。
  
      她的身体状况不好,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其实很痛苦。痛苦到克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她也想有人哄,所以去跟蒋国攀撒娇。
  
      结果蒋国攀只是皱着眉说:“把孩子打了吧。”
  
      “你不喜欢?”
  
      “不喜欢。”
  
      谢柔微微笑,“我喜欢,我会把它生下来。至于你应该做的,就是跟我领证。”
  
      再后来,就是他们生下孩子,一拍两散。
  
      只不过谢柔到现在也不明白,蒋国攀既然对自己没有爱,那何必娶自己。
  
      蒋慧凡沉默了许久,旁观者清,自己父亲那会儿为什么说自己不喜欢孩子,恐怕只是怕她受不了生孩子这份苦。只不过不会表达,伤了谢柔的心。
  
      蒋国攀事情的真相,总有一天谢柔会知道的,到时候她应该会觉得欣慰。他们的感情从来都不是单向付出的。
  
      这天晚上,曲贺阳联系了她。
  
      她接电话的时候,曲渡正厚着脸皮往她面前杵,怎么赶也赶不走。
  
      曲贺阳说:“出来聊一聊安琪的事情?”
  
      曲渡的冷着脸色讥诮的说:“电话聊着就够明白的,出去说做什么,电话现在一个月都千把分钟免费,难不成你已经穷的连个电话费都付不起了?”
  
      “小蒋,他怎么在你边上?”曲贺阳问道,又语气不善的质问曲渡,“谁允许你往她面前凑的?”
  
      “你一个劈腿的都敢找她见面,我一个安分守己的见她有什么问题?”曲渡懒洋洋的说。
  
      “我们夫妻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厉害啊,劈腿还这么牛气哄哄的。”曲渡说,“我就从来不敢这样,犯了错我都是好好认错的,你这态度,谁会原谅你呢?”
  
      蒋慧凡:“……”
  
      她能想象出那边曲贺阳估计已经气急败坏了。不过,这次她觉得曲渡说的在理,见面凭什么都让他一个人来决定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