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似他如玉生烟 > 第162章 怎么样

第162章 怎么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蒋慧凡也知道曲母的顾虑,因为怕她走,所以主动示好。
  
      只是,不属于她的东西,她也不想要。何况曲家老宅,虽然值钱,可拿了压力也很大。
  
      所以她还是拒绝。
  
      “我跟曲渡,也没有那么回事吧。”
  
      曲母有些迟疑的说:“我也是从他们那里,听说你跟曲渡之间的事情的。他们都说,他跟你之间,牵扯颇深。”
  
      颇深。
  
      当初又何止是颇深。
  
      蒋慧凡叹了口气,说:“阿姨,我是喜欢他没错,但是答应了曲贺阳的事情,我不会反悔。”
  
      除非,曲贺阳最先对不住她。
  
      蒋慧凡商量完这边婚约的事,另一边又带着谢柔回了蒋家。
  
      谢柔觉得自己挺对不住蒋母的,耐心的开口解释说:“蒋太太,你放心,我就是回来看看小蒋,没想插足你的家庭。我跟你保证,我没有半点嫉妒你的意思,相反的,我很感谢你替我照顾了这么久的小蒋。”
  
      蒋母看了眼蒋慧凡,笑道:“小蒋也是我的女儿。”
  
      她只是在照顾自己的女儿罢了。
  
      谢柔点点头,道:“是的,小蒋也是你女儿。”
  
      最后她到底是没有留下来,将近二十年没回去,她也想见见父母。
  
      蒋慧凡带着谢柔回谢家的那天,老先生和老太太,两个人都哭得昏天黑地。
  
      “我可怜的女儿呀!”
  
      谢柔眼眶也微微湿润,她笑着说:“爸,妈,起码我还好好的,不是吗?回来我就不走了。”
  
      至于在国外那些年的纠葛,她没有说,没必要报忧。
  
      同样蒋国攀的事情,两位长辈也没有提起。
  
      谢柔在国内渐渐安定了下来,蒋慧凡和曲贺阳的婚事也渐渐有了着落,看似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有一开始一心一意撮合她跟曲贺阳的蒋母有些担心的开口道:“你真打算就嫁给他了?”
  
      蒋慧凡随口“嗯”了一声。
  
      蒋母迟疑了一会儿,说:“曲渡呢?”
  
      蒋慧凡叹口气说:“大概是没有缘分吧,谁叫曲贺阳告诉我我母亲在哪时,曲渡不在呢?”
  
      答应的事,是真的没理由反悔。
  
      蒋母说:“我是不敢给曲渡说好话,他现在有权有势,一个不好,都显得我谁有钱,就偏袒谁一样。”
  
      蒋慧凡有些好笑。
  
      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呐。
  
      蒋母想起什么,又皱着眉道:“不过这曲渡,怎么不来找你了?前段时间在我这里磨你地址,那叫一个坚持不懈的。“
  
      蒋慧凡仔细想了想,好像自从回国以后,曲渡确实没有再找过自己,她当然不会觉得,他会对自己回来的事情丝毫不知情。
  
      或许他想开了。
  
      只不才这么想,她又看见了曲渡。
  
      那是她从傅清也那里回来,正好就看见他的车子停在她家门口。还跟蒋易凡聊的挺开心。
  
      男人之间能互相递烟的,要不就是套近乎,要不就是关系不错。
  
      蒋慧凡没什么情绪的说:“你家里有孩子了还抽烟?阿露叮嘱过你几回,让你注意身体少抽烟的?”
  
      蒋易凡道:“就破例一次。”
  
      蒋慧凡是不好骂曲渡,只好在这边说蒋易凡。之前她同样不让曲渡抽,现在依旧不喜欢看见他抽,只不过是没有立场。
  
      “随你便吧。”她说着,就要绕过他进去。
  
      曲渡侧身挡了她一下,俯下身来看了她两眼,抬头跟蒋易凡说:“别抽了,听你姐的话。”
  
      他自己率先把烟头丢进了垃圾桶里。
  
      蒋慧凡站着不动,冷冷的看着他:“谁管你抽不抽?”
  
      曲渡慵懒的笑了笑:“我自觉,行不行?”
  
      蒋易凡还能说什么,也只好不抽了,他是老烟枪,结婚了才把烟给戒了,偶尔还会偷偷抽,自控力也不太行。
  
      刚刚给曲渡递烟的时候,他就犹豫了好一会儿。蒋易凡还纳闷为什么犹豫,原来是自家姐姐不让抽。
  
      也不知道这么个男人非要这么听话做什么,旁边又没有人监督,偷偷摸摸的,也没有人知道啊。
  
      蒋慧凡皱眉说:“这么大条路在,你就非要挡着?”
  
      曲渡让开了,只不过自己也跟了进去。
  
      等她抬脚上楼,他不好再跟着,只好坐在楼下客厅里,跟蒋母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蒋慧凡下楼的时候,居然发现阿露也来了,四个人在楼下搓起麻将来。她一眼看去,就发现蒋母今天赢了不少,显然曲渡放水了。不然以他的算计,怎么可能会输。
  
      “能不能给我端杯水过来?”曲渡抬头看着她问。
  
      蒋慧凡顿了顿,还是去给他倒了杯水,递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的牌,明明就胡了,可他非是不胡,留着讨好长辈呢。
  
      她挺不耻他这种讨好长辈的方式的,弄虚作假。
  
      蒋慧凡把水放在了他面前。
  
      曲渡看了看她,说:“谢谢。”
  
      她洗完澡了,穿着睡衣,按道理来说,应该避讳他,她给忘了,在看到他的视线有意无意往自己身上瞥时,才反应过来,勉强不动声色:“你什么时候走?”
  
      心底难免瞧不起,男人果然都好色。
  
      “等一会儿还要去机场接个人,到点了我就走。”曲渡看了看时间,道,“到点了,你过来替我吧。”
  
      他拿起西装外套就走,桌子上还有一叠筹码呢。
  
      蒋易凡好奇道:“有谁是需要半夜去接的?听说他对大客户都没有这么殷勤吧?”
  
      蒋慧凡说:“打你的牌,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蒋易凡嘀咕道:“别是什么女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