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逢场作戏 > 第一百七十一章:又有人要追季溪了.

第一百七十一章:又有人要追季溪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正如薛茹清所说,魏一宁还真的对季溪上了心,几个人见面的第二天,一大早魏一宁就给季溪打电话,说之前听顾谨森提起过季溪,还说在顾谨森心里一直拿季溪当妹妹看。
  “我跟顾谨森可是好兄弟,他拿你当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今天晚上有空吗?”他直接就约了。
  季溪本想直接回拒他,说晚上没空,但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有什么事。
  “我有一个朋友是从外地过来,他在娱乐圈有一定的话语权,我想介绍给你认识。”
  外地来的朋友,还在娱乐圈有一定的话语权?
  “是那位朋友?”季溪问。
  魏一宁说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季溪听说过,是一个编剧,女的,现在知名的编剧确实在娱乐圈有一定的话语权,但也不是绝对。
  资本才是绝对。
  季溪对于见这个女编剧并没有什么兴趣,最主要的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姿态去见这个听说过但又并不是非常知名的编剧。
  季溪虽然开了两家公司,但是应酬这种事情她还是没有学会。
  她想拒绝,于是委婉地告诉魏一宁,她晚上没空。
  没想到魏一宁却反过来问她有什么事。
  还自告奋勇地问需不需要他帮忙。
  季溪晚上那有什么事呀,更没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但是魏一宁问得殷勤,她只好努力地为自己找事。
  最后她还真的找到了。
  今天上午顾谨森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顾谨森只是问季溪得知顾夜恒马上要回帝都,她是怎么想的。
  季溪的回答很简单,“顾夜恒本来就应该回去,公司那么大一摊子事他不能总待在安城。”
  “你呢?”顾谨森问。
  季溪笑道,“你是在问我顾夜恒回帝都我怎么想,怎么又问起我来了,我自然是每天工作努力生活。”
  “你真的不愿意给我哥一次机会吗?”
  季溪这次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顾谨森,“你愿意我给他一次机会吗?”
  “想听实话?”
  “当然想听实话。”
  顾谨森回答道,“我不愿意,不愿意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觉得我哥不够好,而是因为你如果选择跟他在一起,你们以前要面临的问题依然存在,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学我,脸皮厚点,不管别人对我的态度怎么样,我做我自己的事,问心无愧。”
  “但是你心里还是很难受吧!”知道顾谨森就是自己小时候遇到的那个好心哥哥后,季溪很难把一些不好的事情往他身上想。
  她总是觉得安城发生的一些事情顾谨森并没有参与,只是他的母亲跟魏清玉两个人合谋。
  正应了母亲日记里夏月荷写的那张小纸条:我只是想为自己的儿子谋一条出路。
  是的,顾谨森是顾权恩的儿子,就算一开始他只是夏月荷想要摆脱苦难过上富人生活的筹码,但是只要他顾权恩的儿子,他就是顾家合法继承者,这一事实并不能因为谁喜欢他与不喜欢他而被抹掉。
  因为法律规定非婚生子与婚生子一样享有继承权。
  法律都赋予了他权力,云慕锦这个已经跟顾权恩离婚了十五年的女人,并没有立场给脸色他看。
  在这件事情上,季溪觉得顾谨森也是一个受害者。
  “难受是肯定的,特别现在我一个人在帝都,表面上是我哥不愿意回帝都公司没有办法让我接手,但暗地里很多人都会在想,我哥在安城遇袭可能是我一手操控的。”
  “因为我想夺家产。”顾谨森说最后这句话时,声音里明显听出来有苦笑。
  “但并不是你,对吗?”季溪想确定。
  “当然不是我。”
  “我相信你!”季溪给予了她的肯定。
  顾谨森沉默了,几秒之后他似乎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对季溪说道,“但我知道是谁。”
  “是谁?”
  “魏清玉。”
  从顾谨森嘴里说出魏清玉的名字让季溪有些意外,因为现在并没有证据表明袭击顾夜恒的事情跟魏清玉有关。
  “你怎么会认为是魏清玉?”季溪问。
  “因为之前我被哥派出去查过所有分公司的帐目,当时查到安城分公司的时候,我妈让我不要查,她说里面的水很深,不是我查就能查出结果的。”
  夏月荷提醒过顾谨森?这是不是说明顾谨森一直对安城分公司的情况不了解。
  季溪认真想了想也觉得顾谨森对安城分公司的事情不可能了解,当年顾谨森到帝都是因为他刚好研究生毕业,顾夜恒就给他在帝都安排了一个工作。
  之前,顾谨森大学是在离安城很远的一座城市上的,后来又考了国外的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在他成年以后几乎都怎么在安城待。
  所以他不清楚情有可愿。
  “谨森哥,你是怎么看魏清玉这个人的?”季溪问。
  “爷爷很信任他,以前安城分部的所有事务我爸也是全权交给他打理,而我妈也觉得我要是想到帝都来生活也只能仰仗着魏清玉能从中帮忙,这样的人你觉得我该怎么看?”
  季溪无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但顾谨森回答了,“一个人如果长期处在没人监管的状态下,时间久了他就认不清自己是谁,也就无法约束自己的行为,手越伸越长越伸越远,魏清玉就是一个例子。”
  “而我,虽说是顾权恩的儿子,但是在安城还要仰仗魏清玉,一个我父亲手下的分公司经理,所以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还有他的儿子魏一宁。”
  顾谨森主动谈到魏一宁,季溪就问,“我听说你当年跟魏一宁关系不错,还搞了一个安城四少的称号。”
  “安城四少!?”顾谨森不屑地笑出声来,“这些名号只有魏一宁喜欢,他可能觉得他跟恒兴集团的二少一起被封为安城四少很牛逼,这样他就可能跟我们顾家平起平坐了。”
  顾谨森继续说道,“我觉得恒兴集团早就应该收拾魏清玉了,所以虽然我妈说安城分公司的水很深让我不要管,我还是给我哥提交了整改报告,把魏清玉调回总部,然后一点一点瓦解他在安城的实力。”
  “本来这件事会很早提上议程,但是你一失踪我哥四处找你根本无心管公司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就拖到现在。”顾谨森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跟季溪道歉,“不好意思,我没有说你的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在说我,”季溪笑着说道,“我们就事论事,想要把一个人的根从地里拔出来是要有契机的,我问你谨森哥,你刚才说那个想要袭击顾夜恒的人是魏清玉,是在给一个契机吗?”
  顾谨森没有说话。
  良久,他才对季溪说道,“季溪,是不是我说的话让你产生了误会?”
  “不,不是误会,我就是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你是有证据还是想指引顾夜恒去对付魏清玉,这很重要!”季溪强调,“顾夜恒现在失忆了,他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如果你仅仅是怀疑你可以打电话告诉郭耀辉,他现在就是在帮顾夜恒调查袭击案的事。”
  而不是跟她说。
  当然,季溪并不是怀疑顾谨森什么,她只是觉得在很多事情上顾谨森采取的是一种明哲保身的做法,他在旁边点到为止却从不把话说透,关健性的事情他不找关健性的人,总是把自己架在这些事件之上,仿佛任何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
  “谨森哥,你每次在我面前喊顾夜恒为我哥我哥,可是你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你的哥哥。”季溪语重心长地说道,“顾夜恒并不是想要继承恒兴集团才如此拼命地工作,他是答应了你们的父亲要把恒兴集团带入正轨才如此努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