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逢场作戏 > 第一百七十章:秘密.

第一百七十章: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go-->    “不,并不是这样的。”薛茹清对季溪说道,“绝大多数男人只有想要征服一个女人的时候才会在彼此都不熟的情况下炫耀自己的身家,这是男人的天性,就像女人想要征服一个男人时拼命展示自己的美貌一样。”
  
      “所以,我觉得你还是要小心这个魏一宁,我怕到时候他会纠缠你。”薛茹清善意的提醒。
  
      当然薛茹清也知道就季溪与顾夜恒之前的关系,魏一宁不会太过于高调的纠缠季溪,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怕只怕这个魏一宁会使用其他的招数。
  
      薛茹清担心的是对季溪造成的困扰。
  
      季溪点点头,告诉薛茹清自己会注意的。
  
      “不过如果能帮到顾夜恒,我倒是愿意跟这个魏一宁多接触接触。”季溪说到这里笑着对薛茹清保证,“当然,是在跟他保持距离的前提下。”
  
      薛茹清没有再说这件事,她只是做个提醒,至于季溪怎么跟这个魏一宁接触也不是她能左右的事情,更不是她该管的事情。
  
      薛茹清说魏一宁表现的很正常,这话不假,整个晚上他表现的确实很正常,那怕是对季溪的殷勤也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唯一不正常的倒是KTV里另外一件事。
  
      中途的时候,薛茹清她们这间包间进来了一个经理模样的人,他没有进来跟魏一宁耳语,而是在门口做了一个手势,魏一宁收到后马上就起身走了。
  
      照说魏一宁是老板,那个经理是打工人,老板接待客人还一直作陪足以证明他对客人的重视,身为打工人的经理如果不是天大的事情是不会过来找老板的。
  
      但是那个经理不仅进来了,还只是在门口朝魏一宁打了一个手势,并不像其它企业的员工那样找老板时显得那么忐忑。
  
      当然,也有不忐忑的,但这些不忐忑的人一般是有非常充足的理由,这个理由而且会当着客人的面说出来。
  
      例如:外面有更重要的人找自己老板。
  
      所以,薛茹清觉得那个经理找魏一宁的事情肯定是不方便在公共场所告知的。
  
      不能在公共场所告知的事情无非是两种,一种是私事,一种是见不得人的事。
  
      薛茹清相信一个打工人是不可能因为私事在门口跟老板打了手势就能把老板叫出去。
  
      不是私事那么只有第二种可能,是见不得人的事。
  
      薛茹清想,怪不得顾夜恒会盯上魏一宁,这个魏一宁肯定有很大的问题,说不准他真的跟113案有关系。
  
      为了证实这一点,薛茹清在去卫生间的时候还借机询问了一下万海涛的事情。
  
      当然她并不是直接问打扫卫生间的保洁工认不认识万海涛,而是问保洁工之前在大门口迎客的那个保安这几天怎么没有见到了。
  
      “您问的是那一个?”保洁员问。
  
      “就是那个姓万的小哥。”薛茹清解释道,“之前我到这里来把手机掉到大厅,是那个姓万的保安捡到后还给我的,我想说今天过来想当面谢谢他,我是要经融投资的,手机可不能丢。”
  
      “姓万?”保洁员歪着头想了半天,“我们这里没有姓万的保安呀!”
  
      “没有吗?他跟我说他姓万,叫万海涛。”
  
      “你说他呀!”保洁员恍然大悟,“我们这里的人都喊他涛子,他……”
  
      保洁员四下看看见卫生间没人这才一脸神秘地告诉薛茹清,那个涛子死了。
  
      “死了?”薛茹清惊讶地捂住嘴,虽然她平时保持着冷清的模样,但真要演起戏来还是很投入的。
  
      她略有些八卦地拉着保洁工问,“怎么死的?”
  
      “被车撞死的,说是酒驾。”保洁员又对薛茹清说道,“就是前几天的事。其实这个涛子平时也不是在这里做保安工作,他是我们老板的远房亲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在这里干,有时候在门口晃悠有时候又跟我们老板出去,具体干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薛茹清最后做了一个同情的表情,“这么年轻就走了,真是可惜。”
  
      “可不是。”保洁员开始拖地。
  
      薛茹清也就不在问了。
  
      不过她可以确定一件事,万海涛跟魏一宁关系非一般,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员工跟老板的关系。
  
      看来下一步要从这个万海涛身上下功夫。
  
      郭耀辉与薛茹清两边都有了动作,叶枫这边也按照顾夜恒的要求对安城分部以往的业务往来及资金往来进行全面的核查。
  
      当然,叶枫核查安城分部的业务往来与资金流向自然不会在公司进行,他也不会让财务部和项目部把这些年的资料送过来供他大张旗鼓的查。
  
      他只是偶尔让下面的部门报些数据上来让他了解一下以前的经营情况,已供他参考。
  
      开始几天下面的人会按他的吩咐把数据报上来,但时间一久下面有些招架不住,他们就把这些年的所有项目跟资金流向送到了叶枫的办公室,供他有需要时查阅。
  
      说是为了好供叶枫查阅其实就是不想自己去翻。
  
      说白了,他们其实有些不卖叶枫的帐。
  
      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都是安城分部的老人,而叶枫是新上任的代理总裁顾谨森钦点的空投军。
  
      他们这些人并不了解叶枫曾经在星耀公司做出的成绩。
  
      因为星耀是星耀,恒兴是恒兴。
  
      在他们的认知里星耀只是顾夜恒自己的产业,相当于私人财产,还安城分部归属的恒兴集团是家族企业不属于那一个人。
  
      叶枫在自家可以呼来喝去,但在安城分部他们可不会这么惯着他。
  
      叶枫就是利用他们的这种心灵。
  
      而他拿到资料后也就随便看看,马上又让顾安心给送过去。
  
      下次又要的时候他又让顾安心去拿。
  
      这样来回了两次,顾安心自做主张的把所有资料复印了一份,然后放到了叶枫的案头。
  
      就这样叶枫不需要自己亲力亲为就把资料拿到了手。
  
      接下来他就开始核对所有的信息。
  
      叶枫相信,魏清玉的帐那怕请再资深的财务人员做,也会有一些瑕疵,就看你用不用心查。
  
      经过反反复复的核对,叶枫终于找到了安城分部帐目上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来自于同一个投资项目——沿海实业。
  
      “沿海实业经营的项目很杂,但大抵的业务分为产品加工与服务咨询。顾总你看,每年我们安城分部会向这家沿海实业注入一笔投资资金,年底的时候沿海实业会将全年的分红打到我们公司帐上,从帐面上来看我们投资这家公司效益还是不错的,但是……”
  
      叶枫把手指划到另外一处地方。
  
      “我们公司百分之六十的业务也是分包给这家沿海实业的。”
  
      叶枫所说的这些分包是指除了安城分部办公大楼的物业人员分包外,安城分部所有运输业务包括驾驶员、维修工之类的人员。
  
      叶枫说完这些又拿出一份资料,这些资料是沿海实业与安城分部签定分包合同的副本。
  
      “就一橦办公楼的物业管理,沿海实业就安排了一百三十个人在此就业,名目很多,像什么会务人员、保洁人员、安保人员,除此之外我们每年还要给一笔费用让沿海实业对我们安城分部进行投资管理咨询与理财咨询。”
  
      顾夜恒听叶枫说完,马上就知道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如果魏清玉想要利用安城分部洗钱,那这家沿海实业就有很大问题。
  
      他把相关材料又拿起来认真地看了看,每年安城分部这边向沿海实业注入投资资金是一点三个亿,得到的分红利益是六千五百万左右,照说这样的投资是相当成功的,可是最后这些钱安城分部一分都没有留下,一分不多一少地又给沿海实业付了同合款。
  
      顾夜恒又看了沿海实业送过来的财务报表。
  
      叶枫提醒道,“顾总,你看一下沿海实业的这些报备报表是由谁审核的。”
  
      顾夜恒看了一眼审核人签字,是夏月荷。
  
      夏月荷被父亲顾权恩接回来后,她没有像其它女人那样吵着闹着要结婚,而是希望顾权恩能让她到安城分部去上班。
  
      借以打发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