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逢场作戏 > 第一百六十五章:需要介绍对象吗?

第一百六十五章:需要介绍对象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陈豪说出魏清玉这三个字,顾夜恒面无表情地伸手把简碌递过去的钱全数给拿了回来,然后他十分帅气地把钱扔回到简碌的公文包里,指陈豪对聂昆说道,“拖过去打一顿。”
  
      于是,聂昆把陈豪拖进巷子里是一顿暴揍。
  
      顾夜恒又为自己点了一根烟。
  
      简碌见顾夜恒突然之间变了脸,神色略有些凝重地凑到顾夜恒面前问道,“顾总,季溪真的是魏清玉的私生女?”
  
      顾夜恒吸了一口烟帅气逼人的脸上露出一抹讥笑,他弹了弹指间的烟灰,然后转过身眯起眼看着被聂昆胖揍的陈豪,缓缓地吐出五个字,“这怎么可能。”
  
      “可是他……”简碌指了指正在被挨打的陈豪,心说刚才陈豪可是亲口说的。
  
      顾夜恒又弹了弹烟灰,背靠在墙壁上一副要跟简碌深谈的模样,他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昨天吃饭的时候魏一宁跟我说很早之间这个陈豪曾经拿着他偷录的证据想要高价卖给他。魏一宁跟我跟季溪又不是什么亲威关系,而陈豪呢又不是一个傻缺,他为什么要把这些信息用高价买给魏一宁,如果是为了钱,他可以找季溪找我。”
  
      顾夜恒分析道,“我猜,陈豪要卖给魏一宁的证据并不是季晓芸玩仙人跳的内容,不过陈豪肯定在魏一宁面前透露过相关的信息,要不然云慕锦找的私家侦探怎么会在那么短的时间找到陈豪,这说明陈豪知道季溪被我资助后,一直都在安城蹦哒。”
  
      “顾总您的意思是陈豪在信口开河?”
  
      “陈豪不一定是信口开河,但季溪绝对不是魏清玉的孩子,如果是会让季溪跟她妈妈在安城就这么待着?”
  
      “也许魏清玉并不知道,而季溪的妈妈也一直没有找过魏清玉。”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季溪小时候可是穷到连饭都吃不上,而季晓芸也不是一个忍辱负重的母亲,如果季溪是魏清玉的孩子,她会就这样一个窝在出租屋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简碌想想也是,季溪要真是魏清玉的孩子,按照人的天性,季晓芸肯定不会让魏清玉过得那么安生,除非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被人指指点点说是私生女,但是季晓芸显然不是。
  
      所以顾夜恒分析的很对,如果季溪是魏清玉的孩子,而季晓芸跟魏清玉两个人都生活的安城,这么多年不可能就这么风平浪静一点传闻都没有。
  
      “我猜测,”顾夜恒再次看了一眼陈豪,“季溪的生父是谁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没名没姓,甚至连季晓芸都不清楚是跟谁怀的孩子,第二种那个男人可能是季晓芸心里永远的痛,她不愿被提及也不愿意被人知晓。”
  
      “我更趋向于后者。”顾夜恒把烟头弹到对面的墙壁上,“我见过季溪的母亲,他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只要她愿意找一个条件不错的男人共渡一生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她却放弃了自我,整天酗酒还跟这样的男人混在一起,这证明她已经绝望了。”
  
      “这世上只有爱情才会让一个女人绝望。”顾夜恒取下墨镜看向天空,他喃喃道,“季溪的母亲曾经肯定深爱过一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抛弃了她!”
  
      简碌也看向天空,他觉得顾夜恒分析很对。
  
      但,那是一个悲剧!
  
      被聂昆揍的连亲妈都不认识的陈豪重新站到顾夜恒面前时,他马上承认是自己撒了谎。
  
      “顾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骗您。”
  
      “说吧,季溪真正的生父是谁?”顾夜恒重新戴上墨镜,抱着双臂审问陈豪。
  
      陈豪一脸委屈地说道,“我不知道啊,季晓芸对这件事讳莫如深,我一问她就拿酒杯砸我让我滚。”
  
      简碌看了一眼顾夜恒,老板果然是老板,不仅手段了得,分析问题也十分精准。
  
      “那你为什么说是魏清玉?”顾夜恒微微弯下腰审视着陈豪,“当我是冤大头,钱多的烧?”
  
      “我这么说还不是因为魏清玉有一个私生女,还是跟季溪同一天出生的,我想这样编出来的故事能哄住人。”
  
      “魏清玉有个私生女?你从哪里听来的?”
  
      “季晓芸告诉我的。”
  
      顾夜恒咬住了下嘴唇,他分辨不出陈豪给的这条信息是真是假。
  
      除非季晓芸还活着。
  
      但她已经死了。
  
      顾夜恒朝聂昆又使了一个眼色。
  
      聂昆拧起陈豪的衣服领子又要揍。
  
      陈豪哭丧着脸对天发誓,“我说的千真万确,如果有半句假话我天打五雷轰。真的,这是季晓芸亲口跟我说的,有一天她喝醉了酒跟我说魏清玉把那个孩子送到了临安孤儿院。”
  
      临安孤儿院!
  
      简碌看了一眼顾夜恒。
  
      他知道秋果儿就是临安孤儿院收养的孤儿。
  
      “那季晓芸有没有跟你讲跟魏清玉生下孩子的女人是谁?”
  
      陈豪摇摇头,“季晓芸说这是个秘密,还劝我最好不要知道,她说我要是知道了只有死路一条。”
  
      顾夜恒朝简碌使了一个眼色。
  
      简碌再次把公文包里的钱拿出来丢给陈豪。
  
      顾夜恒微笑着对陈豪说道,“你看只要你说的还算是人话,我顾夜恒是不会不讲信用的,所以做人要诚实才不会挨揍。”
  
      陈豪抱着钱点头哈腰地赔着不是,“顾爷说的是,做人要诚实,刚才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那个……三位爷,如果没别的事我能不能先走了?”陈豪想开溜,他怕继续留在这里到手的钱又飞了。
  
      不仅如此,还有可能再挨顿揍。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顾夜恒不紧不慢地说道,“你之前想卖给魏一宁的是什么信息?”
  
      “就是刚才跟顾爷您说的信息,他老爸魏清玉有个私生女。”
  
      “哦,那魏一宁什么反应?”
  
      “他让我滚蛋。”
  
      “他让你滚你就滚了?”
  
      陈豪嘿嘿一笑,“我当然滚了,不过在滚之前我把季晓芸玩仙人跳的事情跟他说了,问他有没有兴趣要这条信息,那个时候顾爷您不是在追求季溪吗,他要是有了这条信息肯定会是您身边的红人,可惜……他又让我滚!”
  
      顾夜恒朝陈豪摆了摆手,聂昆提溜着陈豪出了巷子。
  
      巷子里,简碌问顾夜恒,“顾总,我们现在先调查什么,是季溪母亲仙人跳的事还是魏清玉私生女的事?”
  
      “两条都不查。”
  
      “为什么?”简碌不解,他们花了钱买了信息,为什么不查。
  
      顾夜恒回答道,“季溪的母亲是不是玩仙人跳跟我喜不喜欢季溪没任何关系,我来找陈豪只是想了解季溪为什么会离开我,其他的事没兴趣。”
  
      “所以季溪三年前离开顾总您是因为云夫人拿到了她妈妈仙人跳的信息?”
  
      顾夜恒点点头,“肯定是这样,”随后他又笑了,“云女士为了不让我娶季溪还真是挖空了心思,有这样的妈我不打光棍谁打光棍?”
  
      简碌在旁边叹了口气。
  
      “你小子叹什么气?”
  
      “我有些同情顾总您。”
  
      “同情我?”顾夜恒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我现在跟季溪最起码八字还有一撇,你老婆在什么地方还不知道,你同情我?”
  
      简碌推了推眼镜,“我妈一直催我结婚,说只要是个女的就行。”
  
      顾夜恒,“……”
  
      薛茹清成为季溪的助理后,季溪领着她去了一趟恒兴集团安城分部。
  
      她给叶枫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顾安心。
  
      “叶经理正在开会。”听出是季溪的声音后,顾安心的口气就不那么好了。
  
      “我知道,他发信息告诉我了,顾安心你下来接我一下,我到他办公室等他。”季溪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安心气的要死,但是也无可奈何,她现在是叶枫的助理,而季溪跟叶枫现在对外的关系并不是前男友朋友。
  
      所以季溪来找叶枫,她完全没有借口把季溪打发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