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逢场作戏 > 第一百六十四章:季溪的生父.

第一百六十四章:季溪的生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夜恒从温婉亭的住所搬走后,温婉亭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温广文。
  温广文只是笑了笑。
  “爸,你怎么还笑的出来,现在顾夜恒跑去找季溪了,万一上次袭击顾夜恒的事真是季溪跟叶枫两个人找人做的,那顾夜恒岂不是有危险。”
  “哪有这么多危险,现在章慧玲的老公那个什么神探不是在顾夜恒身边吗,再说之前的袭击事件是不是季溪跟叶枫两个人做的还有待考证。”
  “可以您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温广文摇着纸扇告诫温婉亭,“顾夜恒的事你最好少管,他搬走就搬走了,你以后不要再去找他。”
  “为什么?”温婉亭十分不解,“顾夜恒失忆了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对我们温家来说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只要我嫁给顾夜恒,爸爸您以后也就不用看魏清玉他们的脸色。”
  温广文摇头叹惜,“婉婉,你把事情想的也太简单了,你以为魏清玉会让你成为顾家的少奶奶?”温广文说道,“我们温家知道魏清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你要是嫁给了顾夜恒,到时候顾夜恒要是想查魏清玉的事,你是帮顾夜恒还是帮魏清玉?”
  “当然是帮顾夜恒。”
  “然后呢?帮他查魏清玉,你觉得魏清玉会让我们温家全身而退吗?到时候别说你这个少奶奶,要是被顾夜恒知道我们温家也参与其中,我们温家也会全都完蛋。”
  温广文继续说道,“现在安城的局势十分微妙,我有预感大风暴马上就要来了,所以我们温家最好的作法就是什么事都不要做,老实在家待着。”
  “那我要待到什么时候?”
  “自然是等到顾夜恒解决了安城的问题,一切风平浪静后,那个时候顾夜恒如果还是单身,你再做你少奶奶的梦。”
  温婉亭满心不情愿但也无可奈何。
  郭耀辉到安城的当天,顾谨森就给季溪打了一个电话,把郭耀辉要来安城的事告诉了季溪。
  “郭耀辉这个名字你听起来有没有一些耳熟。”顾谨森问季溪。
  季溪不知道顾谨森问这些的目的,她含糊地应了一声。
  顾谨森跟季溪解释,郭耀辉是章慧玲的老公,帝都市海田分局的刑侦队大队长。
  季溪哦了一声,“我想起来了,我给章副总当秘书的时候见过他一次,当时章副总跟我说他们是高中同学。”
  “这个郭队长到安城来出差吗?”季溪问。
  “不是,是专程过去找我哥的,哥在安城待了快一个月,老爷子放心不下,而我实在是走不开,姑姑刚刚怀孕吐得厉害,也只能麻烦这个姑父过去看看了。”
  没想到郭耀辉到安城来的理由比薛茹清还要合理,不过想想顾家确实应该派个人过来看看顾夜恒的情况。
  想想顾夜恒受伤失忆一个人在安城,先不说是不是人生地不熟,就顾夜恒的这个实际情况,换成别人家早就会过来人了,但是顾家呢却派了一个简碌过来。
  简碌并不是顾家人,只是顾夜恒的一个秘书。
  也不知道是顾家人丁不太兴旺派不出人来,还是家人之间太过于冷漠。
  季溪觉得是后者。
  首先,顾夜恒跟顾老爷子之间并没有多少感情。顾夜恒十五岁离开帝都,九年之后才回来,回来这些年他又一个人住在外面,跟顾老爷子之间几乎是零交流。
  而顾谨森跟顾夜恒两个人的成长轨迹没有交叉,可以这么说四年前,顾夜恒跟顾谨森也只是一个彼此知道彼此存在的关系,就算后来顾谨森被允许到帝都,但是跟顾夜恒依然很陌生。
  那怕顾谨森在人前喊顾夜恒为哥,但并不能掩饰他们这对同父异母兄弟的貌合神离。
  唯一对顾夜恒上心的反而是毫无血缘关系的章慧玲。
  想想顾夜恒的人生,也挺孤单的。
  季溪也就理解为什么章慧玲会跟她说顾夜恒这些年不容易,同时她也能理解顾夜恒为什么那么的高冷跟毒舌。
  其实顾夜恒跟她一样,很少能体会到家庭的温暖,唯一不同的是他比她有钱。
  但是有钱的人更孤单。
  听顾谨森说完郭耀辉的事,季溪问他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想让她招待一下郭耀辉,如果是这样她这边倒是没有问题,先不说这个电话是他打过来的,就她跟章慧玲之间的关系也应该尽一下地主之宜。
  顾谨森说不是,郭耀辉到安城后简碌会进行安排,而且顾夜恒现在在温婉亭家里,温婉亭应该会招待的。
  “那好。”
  季溪跟顾谨森又随便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顾夜恒从温婉亭的房子里搬出来让季溪给他安排住所时,季溪才想起这件事。
  她把顾谨森给她打电话的事告诉了顾夜恒。
  “所以你接下来该住在什么地方由简碌说了算而不是让我给你安排。”
  顾夜恒那边沉默了一会,突然问季溪,“顾谨森经常给你打电话吗?”
  “知道我在安城后给我打过两个,你问这干什么,不会真以为顾谨森喜欢我?”季溪提醒顾夜恒,“现在不是吃醋的时候。”
  而且季溪觉得顾夜恒吃醋都是借题发挥,他根本就不是吃醋,他是借吃醋找她的麻烦。
  就像学校里那些调皮的男生,总喜欢找借口欺负自己喜欢的女生一样。
  果然,顾夜恒说他不是吃醋只是问问,然后他又问顾谨森小时候是不是经常在她肚子饿的时候给她送吃的。
  “是的。那个时候我妈晚上上班,白天睡的昏天黑地自然是不会给我做吃的,我每天蹲在防盗门前等着他给我拿吃的,我能活下来多亏了他。后来他被你爸接走了,我也大了会出去捡点破烂换馒头吃。”
  听完季溪的讲述,顾夜恒只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了。”
  季溪当时并不明白顾夜恒为什么要问这些事,直到后来他跟顾谨森说,“看在你曾经对季溪有恩的份上,不管你做了什么,一笔勾销。”
  那一天季溪才明白,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爱真的能让人变得柔软。
  其实顾夜恒早就变了,在他第一次向她妥协的时候,他再也没有跟她说过“你是我无聊时的消遣”这种欠扁又伤人心的话。
  而顾夜恒也不在为了能做一次恶而去行一次善。
  这种变化让顾夜恒越来越有人情味,越来越让人觉得温暖。
  所以季溪决定给顾夜恒一次机会,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郭耀辉要在安城待三天,他对外宣称到安城来的目的就是查出那天袭击顾夜恒的人是谁,然后再把顾夜恒接回去。
  在魏一宁安排的接风宴上,郭耀辉端着酒杯当着魏一宁的面劝顾夜恒,“你这三年多来四处寻找季溪的下落,我相信季溪肯定是知道你在找她,但她一直没有主动跟你联系自然是不想联系,我觉得你应该放下这段感情不要再纠缠。”
  在一旁坐陪的温婉亭紧张地看着顾夜恒,她想知道顾夜恒的态度。
  顾夜恒没有说话,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仰起脸问郭耀辉,“你知道三年前季溪为什么要离开帝都吗?”
  “我知道一些。”魏一宁抢着回答道,“好像是夫人不喜欢她,加上她妈妈在安城这边名声不太好。”
  “名声不太好?”顾夜恒故意问,“说说看,怎么个名声不太好。”
  于是魏一宁把季溪母亲玩仙人跳的事情告诉了顾夜恒。
  “其实……顾总,这件事情呢大家一直都不敢跟您讲,主要是您对这个季溪小姐用情太深,再说这件事情吧季溪小姐不一定知情。”魏一宁站起来给顾夜恒倒了一杯酒,颇有深意地又说了一句,“当然,如果季溪知情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