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逢场作戏 > 第一百六十三章:你要负责.

第一百六十三章:你要负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跟薛茹清见完面后,季溪一直崩着一张脸不理顾夜恒,她不理顾夜恒并不是因为顾夜恒当着薛茹清的面说她蠢,而是顾夜恒最后跟薛茹清如打哑谜般的对话让季溪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蠢。
  但这种蠢,是顾夜恒刻意营造出来的。
  季溪觉得顾夜恒在控制人这方面很有一手,所以她再次怀疑他学过PUC。
  “真生气了?”回酒店的路上,顾夜恒微侧着头观察了一下季溪的脸色,笑着问道。
  季溪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顾夜恒脸上的笑意展得更开,他把车拐进酒店停车场,停好车解开安全带,侧过身面向副驾驶的季溪,讨好似地哄道,“好好好,如果你那么介意蠢这个词,那我换一种说法,你有点笨,这总行了吧。”
  “我是在跟你讨说法吗?”季溪气的肺都炸了,“我是在问你我怎么蠢了,如果有些事情我没有想明白,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人身攻击?”
  “看来是真生气了!”顾夜恒态度收敛了一些,这次是真的跟季溪道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罚我给你买礼物好不好?”
  “谁要你的礼物!”
  “啊?”顾夜恒从身上拿出一条项链,他把项链递给季溪一脸委屈地说道,“可我都准备了礼物,你不要我怎么办?”
  季溪看着项链又些无奈地笑了,“你,你该不是为了送这条项链故意惹我生气吧?”
  顾夜恒点点头,“当然,也是为了在薛茹清面前展示一下我们之间的情趣,这样她就会觉得叶枫跟你真的不适合。”
  “你可真是用心良苦。”
  “叶枫何尝不是呢!”顾夜恒靠在车座上,把项链拿在手中把玩,他把目光投向汽车的挡风玻璃外,略有所思地说道,“你真的以为叶枫是想跟我公平竞争?”
  “不是吗?”
  “当然不是,”顾夜恒把目光移到季溪身上,“他跟你说想要重新追求你,是想告诉你,就算你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他也可以给你幸福,这是他欠你的,他想还。”
  “还有一点就是,他重新追求你是想让你认清自己的内心,因为不管你是选择我还是选择他,你都要面临同样的问题。一个人在面临同样的问题时,她往往会选择自己的内心。”
  “这就是叶枫赎罪的方法,他用自己的姿态让你去认清现实,认清自己的未来,不要退缩要勇敢,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给小宇一个完整的家。”
  “他跟我说公平竞争也是为了你,三年前你丢下一封信不辞而别,在我面前玩失踪,依他对我性格的了解,他肯定以为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你。所以他插了进来跟我说他想要重新追求你。他其实是在警告我,如果我拿三年前的事情为难你,他可以让我什么都得不到。”
  季溪没说话,一直静静地听着。
  顾夜恒看了季溪一眼,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季溪,叶枫帮我确实在帮你,但他不是帮你赎罪也不是帮你从这些事件中脱身,他是想让我没有后顾之扰然后好好地去照顾你们母子,爱一个人不是拥有而是成全,这就是叶枫,一个让我自愧不如的情敌。”
  季溪的泪掉了下来,她哽咽地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挺蠢的,想想叶枫哥以前经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要遵循自己的内心,他说只要遵循自己的内心做出的选择才会无怨无悔,可是这些年我每一个决定都不是遵循着自己的内心,我总是权衡着利弊,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做出牺牲就是为了对方好,到头来自己痛苦别人也痛苦。”
  “所有的错误都是我酿成的,可是最后却要他为我的过错买单。”季溪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哭得更加伤心。
  顾夜恒把她揽进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
  “别哭了,你能有什么错?真有错也只能怪你生的太好看迷住了我这个固执的家伙。”
  季溪,“……”她仰起头,被顾夜恒这番话又给逗笑了。
  顾夜恒也笑了,他伸出手认真地帮她擦眼泪。
  “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可不允许你再在我面前哭。”
  季溪吸了吸鼻子,再次发笑。
  “现在能接受道歉的礼物吗?”顾夜恒又把项链递到她面前,示意要不要帮她戴上。
  “我脖子上已经带了一条。”季溪把脖子上的项链露出来给顾夜恒看,“这是我妈留给我的遗物,我准备一直戴着,所以……”
  “那把这条收着,将来给儿媳妇。”顾夜恒拿过季溪的手提包,将项链放进她的包里。
  他自言自语道,“看来以后哄你开心不能再买项链,得买点其它东西。”
  季溪撇了一下嘴,有些不悦地说道,“你准备一直惹我生气?”
  “啊,是我蠢顿了。”
  回到安城后,季溪跟叶枫见了一面。
  她把自己陪顾夜恒到南城去见过薛茹清的事情跟叶枫说了。
  “顾总为什么要去找薛茹清?”这是叶枫这两天一直很好奇的事情。
  季溪调皮地一笑,“他不是要跟你公平竞争吗,现在他只是住在温婉亭哪里,而你却有一个一心想要追求你的顾安心,他可能是觉得你现在的情况不方便太过于拒绝顾安心,所以就找薛茹清过来帮忙。”
  “你的意思是顾总这是在帮我摒除障碍?”
  “对呀,因为你现在做的事情也是在帮他摒除障碍,他的意思是礼尚往来。”
  “真是顾总的意思?”叶枫一本正经地问季溪,“前两天你在电话里不是说你心里只有顾总一个人吗,顾总如此费心费力地为我摒除障碍你还笑得出来?”
  被叶枫一眼看穿自己拙劣的谎话,季溪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看来我还是不善于一本正经地说瞎话。”
  “那你就不要说瞎话,实话告诉我。”
  “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季溪这次是实话实说,“不过你的事情薛茹清好像了解了一些。”
  “我的事情,你是说我现在在安城分部上班的事情?”
  “不,你为了让我接受顾夜恒故意跟他说想要重新追求我的事。”季溪认真地看着叶枫,“叶枫哥,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这些,其实你不亏欠我什么的,真正亏欠的人是我。”
  “是顾总跟你说的?我追求你是为了让你接受他?”
  “是薛茹清,她说你这样帮助顾夜恒不是在帮我报恩,而是在赎自己的罪,她说你认为我变成现在这样,一个人隐姓埋名还要承担一个劳改犯丈夫的风险独自养育孩子都是因为你当初什么都没问就离开。”
  叶枫垂下了目光,季溪知道薛茹清的这番话正中了叶枫的心思。
  “我曾经承诺过你,”叶枫轻声说道,“要让你幸福的,可是我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一个人离开帝都,丢下了你……”
  “叶枫哥,你不能这么想。你是承诺过我,但是承诺也要有一个期限,我们交往的那三个月我确实很幸福,那是我二十六年来最为幸福的时光,可是当我提出分手的时候,那些承诺就无效了,你没有必要去遵守一句无效的承诺。”
  季溪伸出手抓住了叶枫的手腕,“叶枫哥,我知道你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也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你不想有遗憾,但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认真地爱过,分开了我们还可以彼此守护对方的幸福,这种遗憾何尝不是一种美?”
  “我真的能放手吗?”叶枫看着季溪的眸子,“你能一个人跟那些人战斗吗?”
  “我可以的。”季溪握叶枫的手收紧了一些,“叶枫哥,我跟你保证,这一次我不会让别人再欺负我,真的。”
  “好!”叶枫想了想又开口道,“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当小宇的干爹。”叶枫倾身向前十分认真地对季溪说道。
  这个条件倒是让季溪没有想到,她爽快地答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