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逢场作戏 > 第一百六十二章:霸道总裁人设不能崩.

第一百六十二章:霸道总裁人设不能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季溪一开始还在担心薛茹清不会赴顾夜恒的约,毕竟这顾夜恒跟她的关系有点……别扭。
  更何况顾夜恒在电话里告诉薛茹清,他会带她过去。
  没想到的是薛茹清爽快地赴约了。
  这让季溪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女子有了一丝丝的好奇。
  薛茹清是因为什么跟叶枫分的手,季溪没有刻意的去打听,但从叶枫话语里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可以得知,叶枫跟薛茹清分手跟她这个前女友好像脱不了干系。
  但就算是这样的情况,电话里的薛茹清并没有过多的犹豫,也没有问顾夜恒怎么会带季溪过去,她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好的,我会准时赴约。”就挂了电话。
  在去见薛茹清的路上,季溪似乎明白昨天晚上顾夜恒为什么会跟她说该断则断。
  是呀,该断不断不仅会伤害到当事人,有时候也会波及到一些看似跟她无关的人。
  例如薛茹清。
  因为叶枫说过,他想要重新开始是因为当初他们分手时他没有深究分手背后的原因而是简单地选择尊重她的选择,他觉得遗憾也觉得自己在那段感情里让季溪受到了伤害。
  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叶枫以为她当初选择分手是因为他母亲的反对,但季溪心里清楚她选择分手更多的是她没有勇气坚持。
  问题出在她身上而不是叶枫的母亲。
  “我今天应该跟薛茹清道个歉。”在去的路上季溪这样想。
  但见到薛茹清后,季溪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道歉了,因为薛茹清穿着一身巡捕服。
  她是一个女警!
  季溪连忙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微笑着跟薛茹清打招呼,“不好意思,上班时间约你出来。”
  “是我不好意思才对。”薛茹清解释道,“今天局里开会要求正装出席,所以我穿着制服就过来了,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不介意,很是难得。”顾夜恒跟薛茹清介绍季溪,“这是季溪,上次我到安城来要找的人就是她。”
  “你好!”薛茹清主动朝季溪伸出手,“我叫薛茹清。”
  “你好!”季溪伸出手与她相握。
  三个人就座。
  薛茹清看向季溪,目光坦诚面带微笑,然后又转过头对顾夜恒说道,“看来叶枫说的没错,季溪喜欢的人果然是你。”
  “何以见得?”顾夜恒问。
  “因为季溪在入座的时候选择面向你,而且她的身体微微向你倾斜,这证明你对她来说是熟悉的安全的,也是她心仪的。”
  顾夜恒看了一眼季溪,季溪也看向他。
  “不好意思!”薛茹清跟两人道歉,“我这个人有些职业毛病。不过我刚才说的这些也是我特别想知道的,所以直接说出了口。”
  顾夜恒跟季溪解释,“薛茹清小姐是一名犯罪心理侧写师。”
  季溪瞬间瞪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薛茹清从事的是这么高端且神秘的职业。
  没想到薛茹清笑着摆手道,“犯罪心理侧写是官方名词,我也就是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
  “但在我眼里薛小姐的职业很了不起。”季溪一下子打开了话匣,“我以前的理想工作就是在执法部门档案室当一名档案员,因为我喜欢写作,而档案室可以给我提供很多素材。”
  “所以你大学选择上中文系?”
  “是的。”
  两个人愉快地攀谈着,顾夜恒看了看季溪又看了看薛茹清,最后他不得不打断两个人的闲聊。
  “季溪,薛小姐,我能不能打断一下两位。”
  “对不起!”季溪连忙跟顾夜恒道歉,顾夜恒专程过来找薛茹清,而现在她拉着对方闲聊。
  “需要我回避吗?”季溪问顾夜恒,必定他跟薛茹清聊的是让薛茹清跟叶枫复合的事,她在场总觉得有些不合适。
  “不用,我来找薛小姐是想了解一下半年前南城这边发生的一起命案。”
  季溪一愣,她诧异地看向顾夜恒,他不是来找薛茹清聊复合的事情?
  “复合的事情等一下再说。”顾夜恒凑到季溪耳边与她耳语。
  季溪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她站起来对薛茹清说道,“我还是回避吧,去一趟洗手间。”
  说完,她放下包走了茶室。
  服务人员送来一壶红茶,顾夜恒拿起茶壶为薛茹清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想了想他也帮季溪倒了一杯。
  “你是怎么找到季溪小姐的?”薛茹清喝了一口茶,问顾夜恒。
  “我在安城被人袭击的时候正如躲到了她家的隔壁。”
  “看来是个巧合。”
  顾夜恒也喝了一口茶,他问薛茹清,“你知不知道叶枫到了安城?”
  薛茹清摇摇头,“分手后我们从未联系。他到安城去找季溪了?“
  薛茹清的目光移向茶室外,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刚才跟我提半年前的命案是不是为了支开季溪小姐,你其实想跟我说的事情是叶枫的事?”
  “不,我今天找你主要是为了半年前一个按摩女被杀的案子,我想知道具体的细节。”
  薛茹清有些为难,“我只是一名技术人员,不参与具体的调查也很少接触案宗,恐怕帮不了你。”
  “没关系,你只需告诉我你知道的。当然,在不违反规定的情况下。”
  薛茹清想了想,把自己知道的关于按摩女被杀案的一些情况告诉了顾夜恒。
  “你怎么会对这起案子有兴趣?”
  顾夜恒直言不讳地说道,“因为我在被人袭击过,所以我一直暗中在调查那些袭击我的人,前不久我下面的人给我提供了一条信息,他说在袭击我的那帮人中为首的那个人身上可能有命案。”
  薛茹清微皱了一下眉,她不明白这两者间的联系。
  顾夜恒继续说道,“在当今社会杀人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我想就算有人出天价要我的命,不是亡命之徒这钱应该没人敢拿。”
  “薛茹清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袭击你的人是113案件中的凶手?”
  1月13号是按摩女被杀的日期,也是这起案件的代号。
  顾夜恒点点头。
  “两者有联系吗?”这是薛茹清最想知道的事情。
  “有,你刚才所说的113案中的那个按摩女是安城人,曾经在安城金安堂洗浴中心当按摩女。”
  薛茹清点点头,这个情况前期有排查,确实如此。
  顾夜恒说道,“我袭击的当晚正好途经金安堂洗浴中心,跟我起冲突的那个人是从金安堂洗浴中心后巷出来的,当时我们发生冲突时那条街突然断了电,一片漆黑,据说是因为金安堂洗浴中心有客人不小心把水溅到了配电柜上,导制电线短路。”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顾夜恒笑了笑,“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有一个人跟我和那个按摩女都有关。”
  “谁?”
  “魏一宁。”
  “金安堂洗浴中心的老板?”薛茹清直接说出了魏一宁的身份。
  顾夜恒相信薛茹清并不像她所说的那样对113案件知之甚少。
  她虽然不是办案人员,但当时成立专案组的时候她给这个专案组提供过技术支撑,那就是给那个凶手画个侧写。
  顾夜恒从身上掏出一张照片放到茶桌上。
  薛茹清拿起来打量,照片中是一个一脸凶相的年轻男人,吊脚眉三角眼四方脸,从他的肩膀宽度可以看出他是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
  “这个人叫万海涛,安城人。”顾夜恒跟薛茹清介绍,“三天前因酒后驾驶在高速公路发生侧翻,死了。”
  “他跟113案有关?”薛茹清问。
  “你是怎么给犯罪嫌疑人进行侧写的?”顾夜恒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