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喜欢到离经叛道 > 第215章:蛇蝎心肠

第215章:蛇蝎心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go-->    门打开,顾森看到唐茉愣了下。
  
      唐茉说:“听说你受伤,我过来看看你,应该不打扰吧?”
  
      顾森观察了她一会,就侧开身让她进门。
  
      屋子里还算干净,顾森给她倒了水,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还没有好全。
  
      房子不大,一百个平方不到,不过一个人住的话,倒是很够。
  
      唐茉端坐在沙发上,两人相对无言,顾森显然没打算说话。
  
      唐茉说:“你的伤势如何?都好了么?”
  
      “你不都看到了?腿废了,以后都是个废人了。”他拍了下自己残废的左腿。
  
      唐茉:“能活下来就是最好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想问我盛总的事儿?”
  
      “盛骁还能有什么事儿呢?他都已经被撕票,人都下葬了。我再问一些细节,又有什么用呢。”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说:“我今天过来,就只是单纯的过来看看你,毕竟之前你也帮过我,在我心里,你也是我的朋友。”
  
      顾森看了她一眼,“你说的对,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起码我是活着回来了。差一点,我也得死在那边。”
  
      正说着,门又被敲响。
  
      顾森扶着扶手起身,走到门口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开门,透过猫眼往外看了看,只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门口,身上穿着维修人员的工作服。
  
      门铃又响,唐茉回头,“怎么了?”
  
      顾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她不要出声。
  
      门铃又响了几声,顾森的手机响起,陌生号码,他接起来,“谁啊?”
  
      “顾先生您在家吧,我来查一下天然气,请您开一下门吧。”
  
      “我在睡觉,不用了。”
  
      不等对方多说一句话,他就直接挂了电话,顺手关掉了客厅的灯,拉着唐茉进了房间。
  
      唐茉被他紧紧抓着,心里也有些紧张,不由的跟着小声问:“怎么了?”
  
      顾森没回答,只是压着嗓子,让她不要说话。并把她塞进了柜子里,让她不要出来,自己找了家伙,迅速的出去了。
  
      果不其然,外面的人见他不上当,直接撬门进来了。
  
      唐茉躲在柜子里,没一会,就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她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用手捂着嘴巴。
  
      片刻的功夫,外面骤然安静下来,她不敢出去,只能等着。
  
      这时,柜门打开,顾森扶着柜子站在门口,面色青白,“出来。”
  
      唐茉没动,舔了舔嘴唇,“什么情况?”
  
      顾森冷笑,“这你要回去问问你的妹妹。”
  
      “我不明白。”
  
      “不明白?”他哼笑,“我真没想到,她能这么狠,真是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肠!你以为,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劫持得了盛总?”
  
      唐茉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所以呢?”
  
      顾森想到自己干的事儿,想到现在的下场,他心中极是恼火,一拳砸在柜子上,而后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都是郑思宁这个贱人!她利用我,还想杀了我!贱人!贱人!亏我还对她动了真心思!”
  
      他的手劲很大。
  
      他后面说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也压根听不到。
  
      最后,顾森一把将她甩到了床上。
  
      顾森泄气的坐在床上,从床头柜里拿出香烟,因为用力,顾森的手开始发颤,一下子还打不着火。
  
      唐茉稍稍缓和了一些,伸手拿过了他的打火机,帮他点上烟。
  
      顾森回过头,与她对视一眼,把烟移到火苗上,点燃,慢慢抽了起来。
  
      唐茉往外面看了一眼,客厅里没有开灯,但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倒是让她看清楚,地上躺着个人。至于是不是活着,就另说了。
  
      唐茉慢慢的挪到他身边,脚踩在地面上,余光看了他一眼,“可小宁自己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啊。”
  
      “她确实没有,但她背后的人有。”
  
      “背后的人?”
  
      顾森:“她没告诉我,你可以自己去问问她。”
  
      唐茉双手攥紧了床单,得到证实以后,她只觉满肚子的火,“你是说,外头那个人,也是小宁找的人?是为了杀你灭口?”
  
      “不然还会有谁?在尼国,我就差点死了,幸好我命大,保住了这条小命。否则的话,我也跟着盛总一起死在尼国了。”
  
      唐茉:“是小宁要盛骁死?”
  
      “她说盛总是她的仇人,是盛总害死了她的哥哥,她要报仇。”
  
      唐茉用力的咬了下唇,“所以?盛骁真的死了?”
  
      顾森抽了口烟,“我怎么知道,盛总被绑走以后的事儿,我都不知道了。不过按照郑思宁的意思,是不会留活口的。这新闻不也出来了?盛家都办了葬礼了,不是真死,还能是假死?”
  
      唐茉抓了一把头发,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拍了拍顾森的手臂,说:“我回去问问她。”
  
      她站起来,顾森一把拉住她的手,“不会把我说出去吧?”
  
      “不会。”
  
      “出去的时候,小心地上的血。”
  
      唐茉离开顾森家,一个人在街上走了一个小时,然后给郑思宁打了电话,问她夜宵想吃什么,想吃煎饼果子。
  
      唐茉特意去之前她说比较好吃的店,买了煎饼果子回去。
  
      唐茉没回来之前,郑思宁给景崇打了几个电话,一个都没通。她得知顾森还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尝试着联系他,却一直都联系不上。
  
      因为顾森的缘故,她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睡了。
  
      不知道这人会做出什么,人只要活着,这嘴就没有把门的。
  
      可她联系不上景崇,就只能靠自己去找人。
  
      她在站在窗边,安排出去的人到现在也没有回应,不知道什么情况。她得要快点离开这里。
  
      就在她焦虑的时候,唐茉回来。
  
      她立刻压下心慌,快速出了房间。
  
      唐茉扬了扬手里的煎饼果子,说:“专程去老地方给你买的,晚饭没吃么?”
  
      “就吃了个苹果。”
  
      唐茉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她在镜子前站了许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自己也是个凶手。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样去教她,她想,一个人的性格生成,就很难再改了。
  
      她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帮她改正了。
  
      她擦干手,走出去,郑思宁把煎饼果子分成两份,其中一份是留给她的。
  
      “一起吃吧。”郑思宁说。
  
      唐茉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
  
      郑思宁说:“味道真不错。”
  
      唐茉看着她,看着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瞧着她脸上露出的笑,心里是万分的疼痛。唐茉很难相信,他们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盛骁这些年对她这么好,她现在却可以这样平静的坐在这里,继续面对着她。
  
      唐茉的眼泪无知觉的落下来,她立刻侧开头,迅速的擦掉眼泪。
  
      “能告诉我,之前你闹脾气离家出走的时候,到底遇上了什么人么?”
  
      郑思宁吃东西的动作停住,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怎么突然问这个?”
  
      “遇到什么人了?”她追问。
  
      “没遇到什么人,不是跟你说了么,就是遇到坏人,想要拐卖我,我好不容易才……”
  
      唐茉不耐烦的打断,“你给我说实话!”
  
      她放下手里的煎饼果子,擦了擦嘴,“顾森跟你说了?”
  
      “你别管其他任何人,我只想你跟我说实话。”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这么多年盛骁照顾你,你一点感情都没有么?你不是还喜欢他么?你就舍得他死?你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