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喜欢到离经叛道 > 第212章:孩子

第212章: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go-->    梁云月把邹颜支了出去,病房里就只剩下她们两个。
  
      梁云月的情绪起伏有点大,好一会,才彻底的平静下来,说:“她跟你说了吧,你怀孕了,现在可能还不到两个月。你有什么想法?”
  
      “我也不想跟你绕圈子,医生说你身体没什么问题,只是需要好好休息,等稍后做个b超,看一下胎儿情况。律师那边这两天会过来给你办手续,既然那些都是盛骁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我也没什么意见。但我希望,这个孩子,你可以生下来。我可以保证,以后你要再婚,这个孩子也不会影响你,妨碍你半分。”
  
      梁云月抓住她的手,“你还年轻,我不能要求你一定要给阿盛守寡,我知道这也是不可能的事儿,但我想……我想给他留个后,你……”
  
      “妈,你不要这样说。”
  
      梁云月低下头,眼泪忍不住落下来,“起码,让我有个期盼。看在阿盛对这般真心的份上,求你给他留个后。你有任何条件,我都愿意答应你。”
  
      “我跪下来求你,好么?”她说着,真的要跪,袁鹿立刻将她拉住,人也从床上下来。
  
      两人几乎是一起跪在了地上,互相拉着对方,袁鹿说:“您别这样,我知道这个孩子的重要,我没想过打掉。”
  
      梁云月没有抬头,低着头半晌后,一把将她抱住,头靠在她肩膀上,小声的啜泣。此时的梁云月十分的脆弱,在袁鹿的想象中,她是铁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都不会哭。
  
      无论多强的人,心里总是有软肋,没有例外。
  
      袁鹿默默流泪,轻抚她的背脊,她本想说些话,可喉咙口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梁云月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止住眼泪,把袁鹿从地上扶起来,说:“你瞧你,怎么好一直陪着我坐在地上,这地面多凉。”
  
      她又拿了毛巾,去卫生间用热水弄了一下,给她擦了擦脸,说:“没关系,无论如何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的,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亲女儿。”
  
      她一边说,一边给他擦手。
  
      梁云月:“对不起,我之前对你态度不好。阿盛出事,其实我心里是有点怨你的,就觉得他出事都是因为你,要是不跟你结婚,说不定就不会出这样的事儿,我想你一定是扫把星,要是当初给你们算个八字就好了。”
  
      “其实这一切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想找个人恨一恨,这样才能寄托我的丧子之痛。他是我唯一的儿子,寄托了所有的期望,他才三十多岁,还是大好的年纪,就这样丧命,我实在是不能接受。”
  
      她叹气,看着袁鹿无名指上的戒指,手指轻轻摩挲了两下,“我应该做让我儿子高兴的事儿,他那么在乎你,肯定不希望我为难你,肯定希望我能够好好的照顾你,我会照顾你,我以后就只照顾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知道么?我相信,就算阿盛不在了,他也是希望你能好好的。”
  
      “我们,我们都要好好的,日子总是要过的,是不是。更何况,我们还有了一个小小的新生命,为了他我们也要好好的。”
  
      袁鹿点头,“是,我们都要好好的。”
  
      之后,梁云月就在医院里照顾她,袁美华来的时候,看到她那般照顾袁鹿,多少有些惊讶。
  
      但稍稍一想就知道她的用意。
  
      袁鹿在医院养了两天才出院,拍过b超,一切都好,胚胎胚芽都发育的不错,也很稳定。
  
      袁鹿自己也没太大的感觉,一点症状都没有。
  
      梁云月想让她搬过去跟她一起住,这样的话,她可以方便照顾。
  
      袁美华不同意,让她留在盛宅。
  
      袁鹿最后决定还是回自己那边,两人就给她找了两三个保姆一块跟过去,袁鹿也拒绝不了,只得让她们跟过来。除此之外,还找了许多保镖,盛骁的事情过后,他们就加强了安保,随身跟着的保镖都不少。
  
      因为袁鹿的月份不深,就没有对外透露。
  
      她照旧还是每天去公司,还把张歆调到自己身边,她想找两个值得信任的人在身边。
  
      随后,她又跟着盛骁的律师,把一些手续都办了。
  
      期间还开了一次股东会议,江韧过来出席,部分人对袁鹿坐董事长这个位置不太认同,觉得她没有这个手段和能力,有人推了江韧,被张国胜否决。
  
      江韧倒是没想要拿这个位置,他表示盛骁留下来的团队很厉害,辅佐袁鹿还是没有问题。加之袁鹿占有绝对控股,其他人有异议,也无法撼动她的位置。
  
      张国胜在会议室推荐了ceo,如此倒也安了股东们的心。
  
      这个ceo转成从外国邀请过来,一周后就来公司报道,对方把融盛如今的优势和劣势都分析的很清楚,听起来很专业。
  
      袁鹿知道张国胜是可以信任的,这人自然是留了下来。
  
      盛韬光仍然留在尼国,他暗下里,明面上找了很多人去追寻劫匪下落,花了重金,要追杀他们。
  
      袁美华想来想去,还是过去了一趟。
  
      盛韬光在这边租住了一套房子,房子里贴着各种线索,屋子里乌烟瘴气,桌子上全是酒,还有药。
  
      就这状态,简直是作死的节奏。
  
      袁美华叹气,整理了一下沙发,坐下来,盛韬光坐在电脑前,抽着烟,说:“来谈离婚的事儿?”
  
      “不是。”她顿了一秒,淡然回答。
  
      “那怎么?”
  
      “我是想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盛骁的葬礼你也不出现。”
  
      盛韬光皱了下眉,不等他说话,她继续说:“袁鹿怀孕了。”
  
      他表情顿了下,抬了眼帘,眸里闪烁了点点光辉,眼底浮现了一丝喜气,“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为什么要拿这种事来骗你。”
  
      他笑着点点头,“那你要好好的照顾她,那可是我们盛家唯一的后代了,一定要好好护着。”
  
      这句话让袁美华更加的心灰意冷,她笑了笑,想说点什么,脑子却一下变得空白,什么也想不到了。
  
      她低低的笑了笑,默了许久,说:“要护着你也得自己回去保护,我保护算怎么回事儿?说不定以后我们都不是一家人了,我不能代表你做任何事,所以你还是自己回去照顾比较好。”
  
      “再说了,我还有自己的儿子要照顾,还有公司要管,我哪儿有那么多时间再去照顾鹿鹿,你在这里还不如回去,不方面可以照顾鹿鹿,一方面还能在公事上帮帮她。你说是不是?”
  
      盛韬光这会已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垂着眼,并没有立刻回应。
  
      袁美华说:“你自己的身子也要顾及好,你看看这些烟酒,别到时候没找到那些劫匪,你自己先倒下了。你还要不要看孙子出生了?”
  
      “当然,我知道我在你这里说话没什么分量,但我现在还是你老婆就还是说两句,希望你能听进去。毕竟是夫妻一场。”
  
      她说着,着手开始整理桌子。
  
      盛韬光没有说话,手里夹着的烟被拿走,他一只手撑着头,看着袁美华收拾,她有条不紊的帮忙把桌子收拾干净,又把那些换下来的脏衣服都整理起来去洗。
  
      他突然开始回忆,当初到底是被她的什么所吸引,不就是这份温柔体贴。
  
      袁美华以前依附男人而活,所以家务事是最拿手的活,她可以把男人生活上的事情打理的仅仅有条,每天穿的衣服领带鞋子,都被弄的妥妥当当。
  
      是专业的家庭主妇。
  
      她很温柔,但其实也很无趣,她的生活就像细水,缓缓的,没什么起伏,也没什么刺激。
  
      盛韬光长吐一口气,听着阳台传来的流水声,心里变得平静。
  
      突然,袁美华的声音响起,“吃药了没有?”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袁美华平静无波的脸,他突然悲恸,伸手把她拉过来,靠在她身上,无声流泪。
  
      “我在他身上给予了全部的希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