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傅清也苏严礼 > 第158章 不过

第158章 不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蒋国攀并没有举行追悼会。
  
      用他的话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没必要。
  
      入土那天,也就蒋慧凡跟蒋易凡以及蒋母三个人在场,除此之外,并没有通知任何人。简简单单也就处理完了。
  
      蒋国攀的去世,让蒋母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
  
      蒋易凡说:“妈,你忙完了,这几天就歇着吧。”
  
      蒋母却看着蒋慧凡,说:“你这段时间有什么打算没有?”
  
      “先陪我妈吧。”蒋慧凡说,“她身体不好,又因为爸吃了很多苦,我想先带她去把身体给养好来。”
  
      蒋母迟疑了一会儿,到底是没有说话。
  
      蒋慧凡又安慰道:“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人都有走的那天,爸自己都能坦然面对这一天,我们活着的人,也应该对自己好些不是吗?”
  
      “小蒋,其实你应该更加难过吧?”蒋母有些担忧的说,“我其实倒也还好,年轻时候虽然也被你父亲吸引过,后来久而久之知道他不喜欢我,我也就没有再往他面前凑过了。你父亲不像我的丈夫,更加像是我的老板,花钱供我吃穿。”
  
      蒋慧凡笑得有些难看。
  
      蒋母琢磨了一会儿,又道:“也别怪你父亲当年娶我,那会儿舆论压力大,一个男人不结婚就会被诟病。他不娶我,也会是别人。要怪,就怪我贪得无厌,在他酒后耍了点心机,有了易凡。”
  
      蒋慧凡道:“我明白,今天我先回去照顾我母亲了。”
  
      她本来想带着谢柔回去见见外公外婆,也就是她的父母。只不过谢柔怕自己这身体状况,给拒绝了。最后协商了一下,给打了电话。
  
      蒋慧凡在旁边,听到了电话里面的抽泣声,是她外婆,不受控制的喊着谢柔的名字。
  
      “妈,我最近再养身体,等我稍微好些了,再过来看你吧。”谢柔说,“我在国外挺好的,不严重,就是之前的老毛病,嗯,没事,好好养没什么问题的,不要担心。嗯,那先挂了,您也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
  
      蒋慧凡看着她微微泛红的眼眶,没有说话。
  
      她让谢柔一个人坐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你还要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吗?”
  
      “他不会放我走。”谢柔回过神,微微笑道,“我要是不回去,他指不定还会来折腾你父亲和你。到时候害你们为难,我看不下去。”
  
      蒋慧凡心底酸涩,说:“你比较重要。”
  
      “错了,我们慧凡才是最重要的。”说到这里,她皱起眉,“他们怎么总是小蒋小蒋的喊你,这么喊着好难听哦。”
  
      “我爸爱这么喊。”
  
      谢柔露出个无奈的表情:“他一开始,也喊你慧凡的。估计是想到我,让他不愉快了,才喊了你的姓。蒋是他的姓,喊你小蒋,就好像你跟我没关系了一样。”
  
      蒋慧凡没有解释这个误会,至少现在不是。
  
      她只决定,谢柔去哪,她就去哪。
  
      既然她要回去,那她也就陪着她一起。
  
      蒋慧凡会替自己的父亲照顾好她的。
  
      碍于蒋国攀刚刚离世,曲贺阳暂时放下了公布跟她之间婚礼的事情。两个人见面时,蒋慧凡跟他说了自己要去国外的事情。
  
      曲贺阳的脸色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变了。
  
      蒋慧凡说:“我没有反悔的意思,只是我要先照顾我妈,等她身体稍微好些了,我就回来兑现承诺。你不是想要孩子?我给你生。”
  
      曲贺阳还是有些不情愿:“不能先领了结婚证再走?”
  
      蒋慧凡不赞同道:“我父亲刚走,你说得出口这种话?”
  
      男人迟疑了片刻,有些头疼:“最近我们家事情多,我怕出意外。而且,我妈最近也一直担心我,我不过是想让她安心。你要是实在接受不了,那就算了,算是我考虑不周。”
  
      蒋慧凡想了想,说:“你可以先跟你母亲那边说已经领证了。”
  
      曲贺阳也别无他法。
  
      最后在曲母的郁郁寡欢中,按照蒋慧凡的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
  
      曲母的嘴唇不停颤抖着,最后感慨一声:”到底是你赢了。”
  
      “既然小蒋跟了你,以后对她好些。我感觉她这么好的姑娘,再想找着一个跟她一样的,难。”
  
      曲贺阳道:“这次我会对她好。”
  
      不过这件事情,到底算是一件让曲母高兴的事情。曲家虽然已经死气沉沉了,可是她更加在意的,是自家儿子的终生大事,这个解决了,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经过曲家这段被人津津乐道的灰暗以后,曲母终于敢出门玩了,她有了可以拿出来分享的事情。
  
      短短几天时间,a市倒是有不少人知道了蒋家小姐和曲贺阳领证的事情。
  
      一时之间,众人唏嘘不已。
  
      在曲家这会儿,还愿意嫁给曲贺阳,这绝对是真爱了。
  
      有人说,你看,有缘的人兜兜转转,最后到底还是会走到一起的。
  
      这条消息,最后传到了曲渡的耳朵里。
  
      那是在几个人谈事情,打算再针对曲贺阳做点什么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多嘴提了一句:“曲贺阳最近听说结婚了,蒋小姐对他也是真爱了,居然在这种时候还愿意嫁给他。”
  
      旁边的魏容听到这段话时,很明显的挑了挑眉,又飞快的看了看旁边的男人,曲渡停下动作,垂着嘴角,已经不说话了。
  
      “不过,他俩长相倒是也般配,两个人纠纠缠缠也够久的了。要是真的没感情,也不可能还藕断丝连这么久。”
  
      魏容轻轻的咳了咳,“别说了。”
  
      曲渡已经转身往外走了。
  
      对方一脸莫名其妙,魏容扫了她一眼,也飞快的往外走了。
  
      “二爷这是怎么了?”
  
      旁边一个人小声的说:“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那蒋小姐跟向以征有绯闻,向以征是谁,那就是二爷。你在他面前说她发女人跟其他男人的事情,你觉得二爷能忍么?”
  
      ……
  
      魏容在曲渡身后跟了好一阵。
  
      再不明白他到底要去哪儿时,他终于开口喊了一句:“二爷。”
  
      曲渡没说话,脚步也不停。
  
      魏容只好加快跟上去,在他面前挡住他。
  
      曲渡冷笑说:“她什么意思?”
  
      魏容道:“外头的流言蜚语而已,蒋小姐那会儿都放弃曲贺阳了,没必要现在不被威胁的情况下还跑去跟他结婚。”
  
      曲渡还是被气到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你跑去给我打探打探,看看这事情是真的假的。”
  
      魏容叹口气,看来是真的有点怕了,不然这会儿他自己早就赶紧去找人了。不会还让别人去找。
  
      毕竟曲渡自己去打探消息的本事,比很多侦探都要好。
  
      不过魏容还是听他的话去了。
  
      打探个消息不是什么难事,魏容很快就从长辈口里得知,这事是曲太太亲口传出来的,她说这话的时候,还神采奕奕,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样。
  
      也就是在这时,魏容开始动摇,如果是假的,曲太太这么个爱面子的人,不可能说出这种假话。
  
      他本来犹豫着这事情要不要告诉曲渡,去找他的时候,就看见他在家里玩射击,一箭比一箭戾气重,显然已经先一步知道了。
  
      魏容站在他不远处不动。
  
      曲渡的设射击技巧很好,甚至比很多职业人士都要好,十环中了无数次,最后靶上实在没有多余位置了,他才停手。
  
      “你这会儿来干什么?”他随口问道。
  
      “过来给你汇报结果。”
  
      曲渡顿了一下,随后漫不经心的拎起一旁的水喝了一口,“哦,我已经知道了。”
  
      魏容依旧盯着他看。
  
      曲渡从容道:“最近事情告一段落了,你前段时间忙得挺多,最近给你放个假,找个你想去的地方去旅游吧。”
  
      “你没事?”
  
      曲渡扯扯嘴角:“能有什么事情?”
  
      魏容道:“我给蒋小姐打个电话吧,她总不可能,对你那么狠心。”
  
      曲渡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自己打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