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傅清也苏严礼 > 第155章 决定

第155章 决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靠近他的动作已经过线。
  这是一个暧昧的角度。
  如果蒋慧凡身边有曲贺阳的人,恐怕很难不被误会。只不过她没觉得误会有什么不好的,让曲贺阳跟姜城生嫌隙,就当她最后帮曲渡一把。
  这个时候,姜城应该退开的,可是他没有。
  蒋慧凡凑过去的时候,他反而顺势搂住了她的腰。姜城盯着她,认真的说:“小蒋,我只是想多看看你。”
  “姜总总不可能对我死心塌地吧?”
  “已经死心塌地了。”
  蒋慧凡的脸色有些绷不住,她一遍又一遍的思索着他的意图。
  她抬头仔仔细细的看着他,又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几抹熟悉感来。
  蒋慧凡有些不受控制的伸手去摘他的口罩。
  姜城没有躲,定定的站着:“是不是觉得我眼熟?”
  她的脸色微变。
  姜城道:“我曾经,帮助过一对兄妹。那一对兄妹,都是私生子,在他们原生家庭里,不被重视,受尽欺负,过得很不好。我伸出援手的那一刻,他们对我死心塌地。他们,一直在报恩。是不是觉得这个故事很耳熟?”
  蒋慧凡目光闪了闪。
  前几天,不戴口罩的姜城说,有一个坏人,曾经帮助过他跟文璐兄妹俩。
  这完全就是另外一个版本。
  “你……”
  “你现在摘了我的口罩,后果我也承担得起,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困难。你要是不摘也行,我会更加的轻松,一切都取决于你自己。”姜城带了点哄人的味道,“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蒋慧凡闭了闭眼睛,退到了一个跟他的安全距离,疏离冷漠的说:“滚。”
  男人怔怔的看着她,然后说:“好。”
  姜城走了。
  这天晚上,蒋慧凡却失眠了。
  睡到半夜,家里突然一阵喧闹,很快传来了蒋母的哭声。
  蒋慧凡立刻翻身起来,然后看到蒋国攀倒在了地上。
  她的心那一霎那蓦得疼了,却不得不冷静的开始叫救护车。
  医生过来,是在二十分钟以后,蒋慧凡在看到蒋国攀被送上救护车以后,才松了口气,又转身去扶蒋母。
  嘴边一句妈,却怎么样也喊不出口。
  蒋母浑身发抖,说:“小蒋,你爸快要不行了。”
  “没事的,前段时间不是才刚刚去医院检查过?”蒋慧凡安慰她道,“身体太虚了而已,不要多想。”
  蒋母不吭声,自己赶紧站直了往救护车走去。
  蒋慧凡欲抬脚跟上去,转头却看见掉在地上的谢柔的照片,迟疑了片刻,到底是没有伸手去捡。而是往门外走了。
  这明明是一个炎热的夏季,蒋慧凡在下车的时候,却突然觉得有点冷。
  她太不理解了,蒋母怎么就哭成这样了。
  蒋慧凡不论怎么问,她也不肯开口说一个字。
  蒋国攀是在半个小时以后醒来的,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蒋慧凡给喊了进去。
  这严肃的态度,其实让蒋慧凡有些心慌。进去了以后,却看见蒋国攀的状态还算好,这才好过了点。
  “爸。”
  蒋国攀朝她看过去,笑了笑,有些感慨的说:“一转眼,你已经长得这么大了。我还记得你小时候,总爱哭。爸一个大男人,总是忙得手忙脚乱的。那个时候,真是太想你妈妈了。爸还记得有一次,你一直哭,爸一个大男人也哭了。那会儿恨不得去跪在你妈面前,求她回来。”
  蒋慧凡听得心酸。
  很小的时候,从她爷爷奶奶儿那儿听说,她爸是多骄傲的一个人。
  年轻那会儿,更是天之骄子,居然会因为她,因为一个女人哭。
  “爸,其实到现在,你还是很想她吧?”
  蒋国攀弯了弯嘴角,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说:“小蒋,你知道为什么从来不喊你慧凡吗?你妈爱那么喊你,所以我不喊,我一喊就会想起她。小蒋小蒋,叫这个名字,可真不伦不类。这点爸觉得挺对不住你的。”
  “这多亲切啊。”
  蒋国攀今天看着她的眼神格外的依恋,像看不够似的,在看了许久之后。脸上的笑意浅了些,有些郑重其事。
  “小蒋,爸接下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或许这件事有些残酷,可是这一天到底是要来的。爸相信你是坚强的孩子,你撑得住。”
  蒋慧凡的心在一瞬间就沉了下去。
  “爸得了胃癌。”
  她的脑子在一瞬间就变得一片空白,就连眼前的事物,都开始渐渐变得没有颜色了。
  蒋慧凡觉得自己好像是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可是眼泪已经簌簌的往下掉了。
  蒋国攀有些无奈:“小蒋,怎么这么想不开。对爸来说,活了这么久已经够了,其实何尝又不是一种解脱。生这个病,疼得厉害,爸也不想再熬着了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蒋慧凡哭了很久,才擦擦眼泪,弯着嘴角笑:“什么时候的事情?”
  “有段时间咯。”蒋国攀认真的回忆了一番,道,“大概是曲渡在你那儿养伤那段时间。那几天,爸本来想把你的终生大事给解决掉的,没想到那会儿因为一个曲渡,爸还关了你好几天。害你那段时间心理都有问题了。爸可真后悔这件事。”
  蒋慧凡闭上了眼睛。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残忍的事情,在你谷底的时候,还要带走你最重要的东西。
  外头的风,也不知道刮断了那一根枝条,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蒋国攀道:“你看,小蒋,树上的枝条都得断上几根,人又怎么可能全部长命百岁。这都是自然的规律,爸都觉得轻松,你也想开点。这段时间,多陪陪爸就行了。”
  蒋慧凡哪里还认得出心思去管别的。
  医院蒋家两点一线,成为来她日常的生活。
  至于其他人,不论是姜城,还是曲贺阳,她都没有再理会过。
  这天她路过花店时,买了一株牡丹。
  蒋国攀看到的时候,就忍不住笑了,放在手里把玩:“你妈种的那株牡丹,比这个品种好。”
  蒋慧凡沉默了好一会儿,道:“爸,打电话跟她联系联系吧。”
  蒋国攀怔了怔,笑着摇摇头:“见不到的,她可能早就已经忘了我。”
  蒋慧凡从来没有看见自己父亲这么自我否定的一面。
  她觉得,要是这辈子见不到谢柔,会是他的遗憾。
  蒋慧凡说什么,也得让他圆满的走。
  她得去找谢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