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傅清也苏严礼 > 第151章 居然

第151章 居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蒋慧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做到对曲渡相信到这种地步的。
  
      相信到,无论曲贺阳说什么,她也坚定不移的没有改变过自己的想法。
  
      所以在曲贺阳开口的时候,她的情绪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平平静静的说:“哦。”
  
      男人挑了挑眉,倒是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仿佛也就是随口提了一句。他只在蒋家待了两个小时,大部分时间,还是跟蒋易凡在交流生意上的事情。
  
      这次回来,蒋易凡明显对蒋慧凡态度好了许多,阿露过来,对蒋慧凡也是客客气气的。还问她要不要一起吃晚饭。
  
      蒋慧凡听过一句话,一个人对待你的态度,取决于家人对你的态度,所以上次蒋国攀当着蒋母蒋易凡的面提起这件事情了,蒋易凡大概是回家跟阿露提起了这件事,她的态度就好了许多。
  
      周三早上蒋慧凡起床下了楼,阿露正在楼下待着,看到她时皱了片刻的眉,却主动跟她开口打了招呼:“醒了?”
  
      “嗯。”蒋慧凡进了厨房,拿了一杯牛奶。
  
      阿露抱着孩子看着她,琢磨了一会儿,说:“曲总跟你起什么矛盾啦?”
  
      她皱了皱眉,“没什么。”
  
      阿露讪讪道:“那妈又怎么了?”
  
      蒋慧凡问:“什么意思?”
  
      “你回家,妈就跑我那边去住了,说什么都不愿意回来。”阿露好奇的看着她,“你是不是说她什么啦?我问她就回避。”
  
      蒋慧凡还以为,蒋母跟着朋友出去旅游了,没想到原来居然是去了阿露那里。
  
      阿露又道:“有一天我跟妈一起吃饭,提到你一句,妈眼睛居然还红了。”
  
      蒋慧凡默默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说:“你要不然,转告她一声,让她回来吧。我也没有有她在,我就不想回家住。”
  
      阿露就大概懂了,“哦”了一声。
  
      当天晚上,蒋母就回来了。
  
      她看了蒋慧凡一会儿,欲言又止。
  
      蒋慧凡其实一直想等她说一句抱歉,或者以后会多花心思在她身上的话,可是蒋母并没有开口,她只叫了一句“小蒋”,就什么话都没有了。
  
      她有点失望。
  
      晚饭,一桌子的人也吃得很沉默。蒋国攀看着蒋慧凡的状态,心疼不已,犹豫了很久,饭后把她叫到了自己的书房。
  
      蒋慧凡一脸懵,蒋国攀的书房,其实她都并没有进来过几次,只有年轻那会儿不乖,惹事了,蒋国攀教训她才会把她给叫进来。
  
      “爸,怎么了?”她皱眉问道。
  
      蒋国攀在他的书架上翻找了好一阵,在找到那本相册时,手顿了一下,还是把它给拿了出来。
  
      蒋慧凡翻了下相册,相册里面,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女人长得很好看,就是冷冰冰的,乍眼看上去,有些眼熟。
  
      她疑惑的抬头看了蒋国攀一眼。
  
      “小蒋,有件事情,爸一直都没有告诉你。”蒋国攀的眼神带了点别人看不懂的情绪,斟酌好一会儿,说,“你母亲,并不是生你的那个。照片上这个女人,才是你真正的母亲。”
  
      那是一段很久远的记忆了。
  
      蒋国攀年轻的时候,条件并不好。
  
      父母为了家里的生意再次东山再起,把他送到了谢家,给身体不太好的谢家大小姐当男人。当然,更加重要的是,照顾谢家小姐的身体。
  
      蒋国攀年轻气傲,从来都是天之骄子,蒋家也只是一时之间落魄了,他骨子里还是那个贵公子,根本就看不起谢家大小姐。
  
      然而只有伺候谢家大小姐,蒋家才能活得好好的。
  
      蒋国攀不得不俯低做小。
  
      也就是在他十九岁那一年,承担起了照顾谢柔的工作,包括送谢柔上学放学,还有陪她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谢柔的身体很弱,但是性格寡淡,还有个爱好,就是谈恋爱。小小年纪,就经历过不少男人,男朋友也是一天换一个。蒋国攀每次去接她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和不同的男人走在一块儿,两个人勾肩搭背的。
  
      谢柔看见他时,又会放开那男人,来抱着他的胳膊,当着那个男人的面。
  
      蒋国攀并不喜欢这种性格的女人,所有人,都应该要像他母亲那样,知书达礼,不乱来。谢柔几乎是挑战着他的三观。
  
      可他告诉自己,忍一会儿,等蒋家东山再起了,他就可以走人。再也不用跟这种跟他三观不合的女人相处在一块儿。
  
      还在上大学的蒋国攀,从来不愿意告诉别人,他有这么一个“准未婚妻”。
  
      谢柔却喜欢当着他同学的面,揭穿他跟她的关系,她喜欢看见他丢人的模样。那会儿他还跟班上一个女学生有点暧昧,谢柔直接找上了那个女人,散步那个女人是小三的传言。
  
      女学生受不了了,跟他断了联系。
  
      他在谢柔面前,从来都是忽视隐忍的,也是头一回,真正跟她生了气。可她非但不在意,只是平静的说:“蒋国攀,你得清楚,你是我男人,你跟其他女人一起,那还不叫小三?”
  
      蒋国攀冷冷的跟她划清界限:“我不是你男人。”
  
      谢柔只朝他笑了笑,并没有跟他争辩。
  
      他说:“我喜欢她,我会跟她在一起。我可以照顾你,但是我以后在一起的女人只会是她。”
  
      几天之后,谢柔却直接给他下了药,逼他跟她发生了关系。
  
      那一天,他喜欢的女孩儿,被她给叫到了酒店门口,目睹了她穿着浴袍的模样,伤心欲绝的跑了。
  
      蒋国攀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恨上了谢柔。他冷冷的说:“就算我不跟她在一起,以后也绝对不会跟你在一起。”
  
      谢柔只是没什么情绪的笑了笑:“你觉得,你能躲得过去么?我看上的男人,都会爱上我,你不可能例外的。”
  
      蒋国攀对于这句话一笑置之,也不知道她是被哪个男人给惯坏了,居然有这样子的自信。
  
      不过谢柔的身体很美,美到让人绝望和臣服,往后一段时间里,她用尽手段勾引他,两个人在短短时间里面,发生过不少次关系。
  
      蒋国攀渐渐发现,谢柔身边,只有他一个男人,并且她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她只不过喜欢撩拨他,用她残破的身体,来跟他做一些比较过分的事情。
  
      那会儿蒋国攀渐渐觉得,谢柔是喜欢自己的。
  
      那种喜欢,刻在眉目之中,她经常喜欢盯着他看,偷偷的,光明正大的,各种看。
  
      蒋国攀也是在那一刻明白,大概男人都是过不了美人关的,也明白谢柔说的,她看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最后还会拒绝她,并不是假话,是真的。
  
      他从一开始的恨之入骨和排斥,渐渐对谢柔动了心。
  
      他愿意跟谢柔结婚,后来又无意之中跟她有了孩子,蒋国攀也开始觉得,或许日子这样,也算不错了。
  
      他也以为,生活就这样子了。
  
      结婚生子,好好照顾谢柔和女儿,差不多就是他的一辈子了。
  
      直到后来,他看到了一个男人,跟他有六分相似度。
  
      谢柔看到那个男人时,泪流满面。
  
      那会儿的蒋国攀,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对谢柔更加好了,恨不得让她记住,没有人再跟他一样对她好,好到想让她舍不得。
  
      可是谢柔,最后还是跟他提了离婚,她说孩子她带走,但是非得离婚不可。
  
      蒋国攀自从跟谢柔结婚以后,蒋家已经重新恢复成了当初的辉煌,他逼她说:“你要走可以,孩子是我的,我不可能把孩子给你。也不可能让她叫别人父亲。”
  
      可她铁了心要走,谢柔没有犹豫多久,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连孩子也不要了。
  
      蒋国攀从来没想到,谢柔会说走就走。得知她走了的消息,一个人愣了很久。可在行动上,几乎是她前脚走,后脚就去找她了。
  
      他看着她跟那个男人一起在伦敦的大街上牵着手,两个人说说笑笑,而他一个人不吭声的,一个人站在她们身后。
  
      蒋国攀默默的想,世界上的女人都这样么,得到了就不会珍惜。
  
      可是他对她那么好。
  
      他只是一开始讨厌她而已,可是自从他喜欢她了,他对她真的特别特别好。
  
      那天晚上,他一个人返回a市。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外头的人只知道,他开始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带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