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读书

字:
关灯 护眼
微信读书 > 傅清也苏严礼 > 第149章 过节

第149章 过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蒋慧凡的脸色在一瞬间,就白了下去。
  
      面前的男人神色依旧如常,只不过一句话,却惊起了不小的风浪,直接敲打在了蒋慧凡的心上。
  
      她勉强淡定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的。”曲贺阳盯着她道,“向以征是曲渡,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蒋慧凡额头上冒出冷汗,面无表情的听着他的言语,她知道他这是已经确定了曲渡的身份,她不由得担心起向以征的事情来。
  
      曲贺阳气定神闲道:“他潜伏在我身边,就说明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跟我正面对抗。小蒋,你确定等他在一起有未来吗?”
  
      “关你什么事?”她冷着声音打算撕破脸。
  
      曲贺阳大概觉得她的偏执有些好笑,道:“小蒋,你知道的,我跟曲渡之间,只有你死我活,你认为我既然知道了他的身份,难道还会放过他不成?而且,你越替他着想,我就更加不可能放过他。”
  
      蒋慧凡的脸色更冷了一点,“你不怕我告诉他?”
  
      “我既然敢直接在你面前问出这个问题,我还会怕他知道?”男人胸有成竹的捏了捏她的脸,说,“小蒋,很快他就会一无所有。你相不相信,他要是什么都没有了,绝对不会多看你一眼?”
  
      “对他来说,感情这玩意,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自顾不暇的时候,他可不是还会继续去想这些风花雪月的人。你还记不记得,他有个未婚妻,你觉得他的未婚妻是干什么用的?”
  
      曲贺阳说的笃定,曲渡不是向以征,可是那个未婚妻,未必就跟他没有关系。找一个要家世有家世,要地位有地位的女人,很难不会让人多想他的目的,其他人可能贪恋的是女方的美色,可是曲渡,绝对是给自己寻求一个保障。
  
      蒋慧凡突然笑了笑,风轻云淡的说:“他不是这样的人。”
  
      “他能为了不暴露自己,跟小叶虚与委蛇,你觉得他跟其他人不会这样?”曲贺阳的手又上去轻轻抚摸他的侧脸,“小蒋,不要太高估人心。”
  
      “反正他不会的。”蒋慧凡道。
  
      曲贺阳道:“那我们拭目以待。”
  
      蒋慧凡有种预感,很强烈,她心跳得很快,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等着她。
  
      她得去找曲渡,如果真有什么危险了,她希望自己跟他一块儿,起码他身边能有个人,不需要自己孤军奋战。
  
      正想着,她便伸手去拉车门。奈何车门纹丝不动。
  
      蒋慧凡回头去看曲贺阳,道:“放我下去。”
  
      “恐怕不能。”曲贺阳道,“小蒋,这段时间,恐怕你得在我那儿去待着了。”
  
      她有点难以置信,都已经这个年代了,他居然还想搞囚禁她的事情。
  
      “曲贺阳,你有病么?你想关着我?”蒋慧凡的脸色难看极了。
  
      男人有些复杂的看着她,最后收回视线,面无表情:”但凡你愿意在我身上多花点心思,事情也不至于到这一步。说起来,这一切也都是你自找的。”
  
      他说着,不知道在她面前挥了什么,她很快感到一阵眩晕感传来,很快就晕了过去。
  
      再等她醒来,果然已经在曲贺阳家里待着了。
  
      曲贺阳自己已经不在了,他只让家里的佣人告诉她,他很快就会回来。要是无聊,会找人来陪她。
  
      蒋慧凡听完佣人的转告以后,只觉得有些好笑,心底却冰凉到了极点:“他真喜欢我么?”
  
      女佣柔声道:“蒋小姐,曲总很喜欢你,你不需要怀疑。今天抱你回来,整个人的脸色非常柔和,一看就心疼你心疼到了极点。”
  
      蒋慧凡连眼皮也不抬。
  
      她并不觉得是这样,之前,曲贺阳就从来没有逼迫过安琪,哪怕喜欢人家喜欢到了极点,只要是安琪不愿意,他就没有去打扰她。
  
      这才是喜欢。
  
      对自己这样的行为,相比起对安琪的,很可笑是不是?
  
      蒋慧凡也不想计较这些了,她根本不在意曲贺阳,他对她而言早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了。
  
      此刻,她更加担心曲渡的安全问题。
  
      曲渡要怎么样才能知道,曲贺阳已经对他的身份知无不晓了呢?
  
      “蒋小姐,曲总吩咐我,等您醒来,记得把药给喝了。”女佣道,“曲总说您不爱惜身体,得让你开始养胃。”
  
      她没什么情绪的看了一眼,并没有理会。
  
      “蒋小姐……”
  
      蒋慧凡说:“你要么放我走,要么,我就从楼上跳下去。他不让我走,我自己总有办法。麻烦你替我把这句话转告给他。”
  
      “蒋小姐,何必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呢?”女佣脸色惨白。
  
      她是真的被威胁到了,如果蒋慧凡出事了,怎么着也有她的责任。
  
      ……
  
      曲贺阳在跟姜总那边人开会的时候,接到了女佣打过来的电话。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并不打算破坏此刻正在进行的会议。
  
      可电话那边一直响个不停。
  
      曲贺阳做了个终止会议的手势,跟对方说了一句抱歉,才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女佣在电话那头不安的把蒋慧凡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曲总,蒋小姐要是真做傻事了,要怎么办?”
  
      曲贺阳面无表情的听着,冷笑了一声:“让她跳就是了。她要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我能有什么办法?”
  
      女佣听出了他此刻隐隐的不耐,更加知道他说的是气话,不敢吭声。
  
      这是打翻了醋坛子,正在说胡话呢。
  
      曲贺阳挂了电话,原本打算再次去听听他们开会的内容,只不过这会儿脑子里无论怎么样也没法放心下来,最后开口道:“剩下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谈。”
  
      对方顿了顿,皱眉道:“曲总,何必再浪费一天的工作时间?我还以为,你是极其讲究效率的人。”
  
      “觉得我没诚意?”曲贺阳平静道,“你们姜总都不愿意亲自出面,到底是谁没诚意?”
  
      对方哑然,最后叹口气:“我们姜总是真的国外的事情抽不开身,不然也不至于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回来。毕竟,他跟曲渡之间的过节,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深很多。也罢,既然曲总有事,那接下来的事情就明天聊吧。”
  
      “你们放心,我会尽快处理向以征的事情。只不过还是那句话,你们姜总,还是得跟我见一面。”
  
      曲贺阳匆匆忙忙赶回家时,蒋慧凡倒也没有跟他所说的那样,想从楼上跳下去。而是躺在床上,背对着他。
  
      曲贺阳微微松了一口气,轻轻道:“小蒋,你又何必胡闹?”
  
      蒋慧凡不吭声,并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说话。”他忍不住皱眉。
  
      “有什么好说的?你想关我,关着我就是了。”她俗套的说,“你除了关着我的身体,还能怎么样?心总归不在你这里的。”
  
      曲贺阳听了她的话,火气就忍不住蹭蹭往上冒,只不过却活生生忍耐了下来。
  
      他转身去了书房,不再听她的话受气。
  
      这回蒋慧凡,也不跟前几次那样,拿绝食威胁他,曲贺阳才放下心,又听见她没什么语气的说:“不好好吃饭,怎么等着他过来接我?”
  
      一句话,又将他气得七窍生烟。
  
      末了还要加上一句讽刺的话:“曲贺阳,曲渡没你想得那么蠢。”
  
      男人心里窝火,面上却不动声色:“是吗?”
  
      短短的一句反问,却勾起了蒋慧凡那颗不安的心。
  
      她在曲贺阳这儿,根本不可能得到外面的情况,要说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但她有力无心。
  
      唯一能做的,是不让曲贺阳从她这里套出半句话。
  
      从这天开始,任凭曲贺阳说什么,她都半句话不搭理他。
  
      最先前,他还能稳坐如山。只是一个星期以后,他到底是有点担心,她这样不做声,怕憋坏了自己。
  
      曲贺阳到底是不忍心,叫了蒋母过来看他。
  
      蒋母过来的那天,蒋慧凡其实也没有预料到,看到她的时候,愣了一会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